少君:离婚三部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4 16:12: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世界华人周刊》 官方认证平台

worldchineseweekly

华人世界里可涨姿势品牌文化读物

欢迎新老朋友关注


本刊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她一看就属于那种深沉的女人,一副黑边眼镜遮住四分之一的脸,在我们细谈的两个小中,她很健谈,并有一种一吐为快的眼神,我不得不给她一个鼓励的目光和微笑......



文|少君


离婚对于就孩子、财产达成协议的双方来说,似乎变得很简单了,不过是将红色的结婚证书换成黄色的离婚证书而已。当我和丈夫去街道办事处办理这一手续时,办事的看到我们有说有笑的正常表情后,用那种让我感到不正常的目光看看我看看他,又补充了一句,今天是办理离婚,不是结婚登记,别弄错了。 我们只好严肃地声明:是的,没弄错。


我心中不禁感到悲哀,难道离婚就一定要打得头破血流,不成亲则成仇,彼此刀枪相见吗?当我们对以往的生活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终于发现继续维持这个婚姻对双方都是痛苦时,完全不是儿戏地决定,解除婚姻关系。但是,我们毕竟有过美好相处的一段时光,同时,孩子的父亲依然是父亲,孩子的母亲依然是母亲,这是不因婚姻关系改变而改变的现实。我们仍旧可以作为朋友相处,这不是很正常的吗?然而在社会舆论上以及许多离婚者的自我感觉上,总是不那么正常,他们心里不痛快、自卑、顾影自怜,尤其是离婚的女人。人们说,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不是没有根据的。女人的依赖心里更强些,在那些常见的电影画面上,总是女人把头靠在男人的坚实臂膀上,只有这时,她才感到找到避风港,才感到安全,才感到幸福。


我呢,不幸也同大多数女人一样,具有寻找大树好乘凉的依赖心理。如果婚姻像所寻求的那样,那么今天我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然而美满的婚姻梦像肥皂泡一样地破裂以后,严峻的现实就摆在了眼前:要么,继续忍受那种没有感情交流的,彼此形如路人的痛苦,维持现有婚姻:要么,就得彻底抛弃幻想,完全独立地用女人瘦弱的肩膀去承担生活的重担,去面对并不完满的人生。


我选择了后者。对于这一慎重选择,我的父母、亲戚、朋友,凡是对我比较关心的好心肠的人们都提出了不少善意的意见和问题,很多人都问我:你们的关系真地发展到了非分手不可的地步了吗?你能独自承担离婚的后果吗?


这些问题总要使我回到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中。


经过了浪漫的恋爱阶段,我结婚了。结婚标志著男女双方的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结婚与恋爱不同,它是一种彼此需要承担责任与义务的契约,而不再是那种由于双方好感而在一起玩玩乐乐的普通关系。生活并不像书中描绘的那般充满诗情画意,生活本身就带来了许多诸如”黄花鱼多少钱一斤”之类的庸俗问题。结婚后,只有两个人共同生活时,家务事可多做可少做,两人尚可保持相当大的活动度。而当一个小生命悄悄地加入了两人的队伍时,事情就比较麻烦了。我想我们的感情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出现裂痕的,所以也想奉劝正经历这个阶段的年轻夫妇们多加注意!


我感觉到怀孕的新奇惊喜很快就过去了,随之而来的是很难受的早孕反应,从医学角度来说,这一阶段孕妇的心情很容易急躁。我在恶心、发低烧的时候,总有一种无名的委屈感,总期望著丈夫能够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多加安慰,多加照顾。但是有期望就有失望,期望越重,失望越深。当丈夫并未如我预期的那样,能够下班早回家陪陪我,帮我出去买买菜,做做饭时,我心中的委屈就开始爆发出来。尤其是当丈夫天天下班后下棋到七点再回家时,更感觉愤怒。这个阶段,我现在称它为离婚三部曲的第一乐章。那时,我们争吵、哭泣,但是关系并没有因为互相的剧烈磨擦而有所改善。丈夫依然是下班下棋、吃饭、看电视:而我呢,则是下班买菜、做饭、生气。这种状况的维持对我的可爱的小宝宝可实在太危险了,我是医生,深知怀孕阶段应该如何保持心情的愉快,如何维持营养的均衡。


因此,对于未出世的孩子的责任感促使我必须改变这一恶性循环。我没有权力因为自己的感情用事而给孩子造成任何不应有的损失。尽管我脆弱,我伤心,也只好硬著头皮鼓励自己:应该多加活动,适当活动能增强食欲,能吃饭才能保证孩子的营养。就这样,我不得不坚持出去买菜,尤其是买一些必要的营养品时,还得坐车到较远的大商场去。同楼的邻居有时看到我提著沉重的菜篮,艰难地上楼时,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丈夫去买,我只好苦笑地告诉她们,我这是在锻练身体,保持体力。


就这样,我坚持到了临产时节,我以为在这个关键时刻,作为丈夫他能够想到,妻子随时可能发生的情况,能够在工作之余守在我身边,以免临产时一个人束手无策。然而,又是我的期望过高了。他依然和过去那样,甚至还增加了新项目:打扑克,一打就到半夜三、四点钟才回家。为此,我们又吵了若干次,结果依然如旧,我发现,此时此刻也不是弄清是非的时候。我当时最要命的事是何时去医院,千万别发生产前早破水一类的问题。但这些都绝非我个人意志所能左右的,无奈我只好同医生讲清此情况,因为我本身属高龄初产,所以,医生收留我住进医院。


住院后,看到其他病友的模范丈夫们,亲亲热热地守在身边,吃这吃那,我不禁心怀妒意,暗自羡慕。但我仍怀幻想,人称生孩子是女人的一大难关,就像被阎王爷接见了一回。我家那位先生总该略有表示吧!怎料,他来时我正去医生办公室检查,就这短暂的瞬间,他也等不及,留下一张小纸条,写上若干大字:我来了,你不在,你要的东西带来了,我走了。真不知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既要面对临产大关,又得承受这样的打击,我别无选择,只有独自向前走。因为我是高龄初产,剖腹产的可能性比其他产妇要大得多,如果一旦发生问题,需要剖腹产时,谁给我当家属签字啊?一切都来不及了,不容我多想。我决定,自己签,我无法依靠他人,只有依靠自己。


不知为何,当我匆忙中决定之后,心情反倒平静下来,我告诫自己,沉住气,一切会顺利过去。在产房,医生曾动员我剖腹产,但是我表示再坚持一下,也就是在这一点坚持中我体会到了自己的力量,咬咬牙,一切都会过去,终于我可爱的女儿顺利来到人间。


以后所经历的就是离婚三部曲的第二乐章了。我们都希望互相改变。我希望丈夫能有一点家庭的责任感,而他呢,希望我不要干涉他的自由。这样的互相改变当然由于目标各异而经常产生矛盾。有女儿后,家务更重了,更需两个人齐心协力支撑局面。丈夫虽然疼爱女儿,但是女儿毕竟不是洋娃娃,她有吃喝拉撒睡的一系列琐事需要料理。遇到这些,他就旧病复发,医治无效了,我只好继续培养独立性。当孩子十几天时,因新生儿脓泡疮需要去医院时,我冒著十月的寒风,抱看孩子坐公共汽车去医院,哪里还顾得什么月子里不能见风,不能出门,不能这不能那的规矩,这时候什么都得能了。说也奇怪,有些月子里养得好好的产妇反倒腰痛、腿痛、手指痛的,而我这样,却健康地度过了医学声称的产褥期。经过了这么一个阶段,我终于发现,改变谁都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样设想是幼稚的,我们只能容忍,即彼此都可以承认现状,容忍现实存在的一切!


我又容忍了相当一个阶段。因为孩子是婚姻的纽带,我听人人都这样说,或许可以产生奇。可爱的女儿或许会有这样的魔力。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男女双方在婚后必然要不断调适相互的位置,最关键的考验恐怕要数双方中的一方有病有灾的时候了。人所有的我也有,我也经历了这样的考验。本来我这人身体挺好的,除有时感个小冒之类,没有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但是事情总有偶然的,一次我出差外地,不慎跌伤膝部,回来后,发现髌骨骨折,当时医生们说法不一,有人说应该打石膏,有人说要实施手术治疗,我一听就发愁了,不论依这两种说法哪种,都得要卧床,那就意味著无法行走,而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对丈夫的了解,我知道,我如果卧床了,将会是一种什么局面。经我再三与医生商量,终于决定保守治疗,那么,我虽然一瘸一拐,但仍然可以自理。虽然艰苦,虽然心情不愉快,但是,我知道这已经是离婚三部曲的第三乐章,我们不再争吵,我们都尽量超脱自己。人们说有怨恨就有爱情,爱情的奢望没有得到满足时才产生怨恨。吵架虽然不是好事情,但是夫妻吵架,还有可能重建感情,如果连微小的口角都没有了,彼此以冷战处理,感情彻底冷漠了,就很难再热起来。


我们这时的情景就是这样,冷漠。大约半年多的时间,彼此很少讲话,一天中,只在晚上吃饭时招呼一声”吃饭了”。这三个字便是一天谈话全部内容了。这时,说句老实话,即使丈夫去结交女朋友,我连嫉妒心都不存在一点儿。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死亡。第三乐章就这样以离婚奏完了它的最后一个音符。


统观全过程,我无意让任何人判别谁是谁非,当婚姻契约都解除了的时候,分辨谁的过错多些又有什么意义呢?何况,我并不认为离婚就意味著谁是坏人,好人也完全可能成不了夫妻。因此,当我两岁的女儿扬著小脸儿问我:“爸爸是好人还是坏人?”时,我告诉孩子:“不是坏人。”


离婚不是一件小事情,一定要想明白了,再做出选择。离婚没有必要使双方成为仇人,如果说两人共同生活时双方不能容忍,那么离婚后不在一起生活就完全可以如同朋友一样地容忍了。对于有孩子的夫妇更是如此,孩子需要父母的爱,否则便是残缺的,让孩子多一份爱绝无坏处。特别是对离婚的女人,抛弃自卑,由依赖男人变成依靠自己,抬起头来,堂堂正正地生活,前面不会是一片黑暗,而是充满了阳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