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只虾的味道比一只虾更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2:06: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别院的青萝卜下来后,我们推出了一道时令菜:萝卜丝炖虾。这道菜也是我们家儿子最喜欢的菜之一。

然而就在前些天,我却因为几只大虾,平生第一次跟儿子拍了桌子。

那天晚上,别院没有客人,我们早早回了家。一进门,就见母亲做好满满一桌晚餐迎接我们。

其中便有儿子最喜欢的萝卜丝炖虾。

我们一家五口,围坐在餐桌前,享用晚餐。但吃着吃着,我便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

父亲母亲和妻子自然都是极其宠爱儿子的,于是每个人都把自己跟前的大虾挑出来,剥好,然后往儿子的碗里放。儿子也不拒绝,来一只消灭一只。一转眼,十几只大虾就全都进了儿子的碗里,然后又一只只进到了儿子的嘴里。

儿子吃的很满足,父母和妻子也剥得不亦乐乎,大家都很开心,唯有我一人,心里却忽然沉重起来。

我放下筷子,沉着脸,对儿子说:“儿子,我问你个事。”

“嗯。”儿子一边吃着虾,一边心不在焉道。

“大虾好吃吗?”我问。

儿子没有注意到我脸色的变化,开心道:“太好吃了!”

“那你有没有问问爷爷奶奶是不是也喜欢吃虾呢?”我说,“这么多的虾,你是不是应该让大家一起来分享呢?”

“我不喜欢吃虾!我喜欢吃萝卜丝!”他爷爷说。

“我也不能吃虾,大虾胆固醇太高,对我的血压不好。”他奶奶说。

儿子看了我一眼,又把目光转回到碗里,夹起一只虾仁,塞进嘴里,一边大口嚼着一边道:“爸爸,爷爷奶奶他们都不喜欢吃虾!”

“对对,我们都不喜欢吃。”他爷爷奶奶应和道。

我心底突然一股无名火窜上来,“啪”的一声,我重重拍了一把餐桌,对着儿子吼道:“你太不懂事了!”

我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怒视着儿子的脸。儿子看我如此愤怒,先是惊愕,继而不解、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儿,但终于还是坚持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那顿饭的后半程吃得鸦雀无声,索然无味,最后潦潦草草,不欢而散。

饭后,我本想等着平复了心情,与儿子好好聊聊,但临时突然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便忙起了工作。等到再想跟儿子敞开心扉聊聊此事时,儿子已经睡着了。

看着儿子熟睡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愧疚,觉得先前自己的态度确实太过粗暴。唉,有事好好说嘛,干嘛非要对着孩子那样大吼呢?

孩子毕竟是孩子,不记仇,第二天一觉醒来,便把前一晚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儿子和我之间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该说说,该闹闹。我也再没找到更合适的机会跟儿子谈那天晚上的事。

一晃过了好多天。

今天晚上,母亲又做了一大碗萝卜丝炖虾。

想到我上次对儿子发的那股无名火,我很是内疚,虾刚一端上桌,我便对儿子说:“来来儿子,爸爸给你剥个大虾吃。”

说着,抓起一只虾便剥。

儿子平静地说:“不用了爸爸,今晚我不想吃虾了。”

儿子的转变让我有些不适应,但仍剥完了虾,往儿子嘴里塞,儿子躲来躲去,不吃。最后终于拗不过,吃了一只。

他爷爷奶奶也给他剥,但他说什么也不要了。僵持到最后,满满一大碗萝卜丝眼看着吃完了,碗里剩的全是虾。

他奶奶说:“哎呀呀,怎么都不吃?这么多虾,可别剩下啊,赶紧吃了吧?”

最终达成了“口头协议”:爷爷奶奶每剥好一只虾,都要掰成两半,他爷爷奶奶吃一半,他才吃一半。

终于,把这半碗虾给消灭掉了。


晚饭后,我送儿子去兴趣班学书法。路上,我对儿子说:“儿子,现在路上只有咱们爷俩,爸爸有个事情想跟你交流一下。”

儿子说:“嗯。”

“你今天晚上怎么突然就不吃虾了呢?”

儿子不说话。

“是因为爸爸上次跟你拍了桌子吗?”

“没有啊,我早都忘了这事呢!”儿子说。

“其实……上次爸爸跟你拍桌子是不对的。”我说,“但是,你知道爸爸为什么要跟你拍桌子吗?”

儿子低着头走路,不说话。

“今晚没有别人,爸爸想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的故事,你想听吗?”

“你讲吧爸爸。”

 “这个故事发生在爸爸小时候,爸爸那年有多大呢?大概也就像你现在这么大吧!”我开始了讲述。“有一天,爸爸的妈妈,也就是你奶奶,她从爸爸的姥爷家回来,带回一只大虾。你知道那只大虾有多长吗?”

儿子看着我,不说话。

“大概有这么长!”我用手比划了一个一乍多长的长度,继续讲。“那只大虾是爸爸的姥爷从大连带回来的。爸爸的姥爷在大连有亲戚,他去大连探亲,回来的时候,亲戚给了他一盒虾带回家。那盒虾总共有6只,爸爸的姥爷一共有五个女儿,于是爸爸的妈妈,也就是你奶奶,从姥爷家里拿回来了一只大虾……

“你知道吗?爸爸小时候家里并不宽裕,不像你今天这样,想吃啥都行,都能随时买到……爸爸小时候很少能吃到海鲜,更别说那么大的一只虾了。当时爸爸就想,这只虾的味道一定会非常非常美味……

“于是当天晚上做饭的时候,你奶奶就把那只虾蒸了。晚饭开始了,你奶奶把虾端到桌上,对我说:‘这只虾一定很好吃,你吃吧!’”

儿子突然抬起头,看着我问:“那你吃了吗?”

我笑着说:“你猜呢?”

儿子说:“我不知道。”

“我没吃。”

“哦……”

“我当时提出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让你奶奶很吃惊。”

“哦?什么想法?”儿子很好奇。

“我对你奶奶说:‘把这只虾从中间切开吧,分成两半,一半我们留着吃,另一半送给我爷爷奶奶尝尝吧,他们一定也从来没尝过这么大的大虾!’你奶奶当时很吃惊,同时也很为难,她说:‘就这么一只虾,怎么切啊?再说,切了以后哪里还有多少肉啊?’奶奶的想法是,与其切得那么小,每个人都吃不到一丁点,还不如干脆就让我一个人吃掉呢!”

“那……这只虾最后到底被谁吃了呢?”儿子更好奇了。

“你奶奶一开始怎么也不同意我的要求,她认为我的想法很不可思议,毕竟只有一只虾,还要再切开,像什么事?!……于是,她执意让我一个人吃掉。我说什么也不同意,僵持了一会儿,终于我大哭起来,说如果你不分一半给我爷爷奶奶,那我说什么也不会吃这只虾……你奶奶最后没办法,到厨房拿了菜刀,把那只大虾从中间一切两段……于是我抹干眼泪,破涕为笑,用玉米叶匆匆包了那半只虾尾,送到了我爷爷奶奶家。我爷爷奶奶一开门,见我送了半只大虾过去,都很吃惊,也很激动,他们一个劲地说:‘哎呀哎呀,就这么一只虾,你还送啥送,自个吃了得啦!’但我知道,我爷爷奶奶的心里一定是很开心、很幸福的……”

“爸爸,那剩下的半只带着虾头的虾,被谁吃了呢?”儿子问。

“你猜呢?”我反问。

儿子说:“一定是你跟我爷爷奶奶三个人分着吃了,是吗?”

我笑着点点头。

我说:“尽管剩下的半只虾很小,小的甚至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尝出来这只虾到底是什么味道,但我们每个人都吃的很开心……时至今日我早已记不清那半只虾是什么味道了,但我却清晰地记着,那天的晚饭我们都吃的很有味道,这种味道早已不是虾的味道了,而是幸福的味道!”

儿子不说话,我继续说:“一晃过了快二十年了,这么多年过去,爸爸很多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但唯独这半只虾的故事,一直深深地印在爸爸的心里,怎么也忘不掉。每次一到吃虾的时候,爸爸就会想到小时候的那半只大虾,以及我满脸泪痕的样子,还有我用玉米叶包着那半只虾小心翼翼地往我爷爷奶奶家走,唯恐不小心摔了跤把虾摔掉……还有我爷爷奶奶打开门看到那半只虾时激动的表情……所有这一切所带来的幸福感,远比让我一个人独享整只大虾要开心多啦!”

儿子沉默了,再抬头时,我们已经走到书法兴趣班的门口了。

儿子说:“爸爸,我明白了,其实半只虾的味道比一只虾更好!”

……

送完了儿子,回家的路上,我内心愉快,全身轻松。

看着每一个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的人儿,顿时觉得生活真是美好!

我怕这样温暖的故事一不小心从我的生命长河中偷偷溜走,于是回到家中,便迫不及待打开电脑,一字一字敲下了上面这段文字。

  

晚上,儿子回到家中,正好我也写完了上面的文字。儿子开心地向我展示了他今晚写的书法作品,那一刻的我突然幸福地意识到:这小家伙,长大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