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冬至这天吃什么 | 书间食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6:17: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古代素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周朝时期的历法以冬至夜为岁末,也就是除夕;冬至日为岁首,也就是新年的开始。秦统一六国后,才将农历十二月最后一日改为岁末。


冬至过节源于汉代,盛于唐宋,沿传至今。人们认为冬至日是阴阳气的转换之日,是上天赐予的福气。《后汉书》中曾有这样的记载:“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 新年的第一天君王休朝,百姓放假,人们修身养性,消解过去一年的疲劳。唐宋时期,冬至是祭天祭祖的日子。直到今天,在一些地方,人们也会举行盛大的节日典礼来庆祝。





而对爱吃的中国人来说,每个节日都需要最具代表性的食物来满足自己的味蕾。随着历史变迁,不同地域在冬至食物的偏好上也大相径庭。


北方地区多喜食饺子。过去老北京有“冬至馄饨夏至面”的说法,吃“捏冻耳朵”则是冬至河南人吃饺子的俗称。江南地区则更为多样,上海有吃汤圆的习惯,苏州则饮桂花冬酿酒,食馄饨;杭州食年糕,嘉兴湖州还会吃桂圆煮蛋。在一些地方,还会吃一些比较特殊的食物,例如赤豆饭、冬至圆。


而冬至的那些家乡味道,随着你身上浸润的文化烙印,也一同被你带到了上海。






❐ 二心

我,是一个饺子一级讨厌者,所以从小对立冬、冬至这种节气没有什么好印象。每年都会因为不吃饺子冻耳朵,被妈妈奶奶姥姥劝说,最后还是吃了饺子

虽然不爱吃饺子,但作为一级捣蛋分子,还是蛮喜欢包饺子的,虽然我并不会。从和面到擀面皮,从掺馅到捏一个“冻耳朵”,虽然我每次都会搞得鸡飞狗跳,虽然我自己弄得不好但是每次都玩得很开心,虽然姥姥奶奶总是说小孩玩面会触动某个神仙,但他们依旧包容我的烂饺子~现在想想真的很珍惜那些时候,能和爱我的人一起做这些生活琐事。人生这么短,真的要多多珍惜。(画风因为最近的事情突变了就这样吧~)

大家 ! 一定 ! 不要 ! 冻耳朵 ! 去 !吃饺子 !



❐ 西音

说到冬至,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吃饺子啦!而且是羊肉馅的饺子!对南方同学来说可能很陌生的羊肉饺子,对于北方人来说可是很重要的美食呢。羊肉馅的饺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汤汁多、肉馅紧实。想象一下,在窗外下着鹅毛大雪的冬至,全家人在暖烘烘的屋里吃着流着汤的饺子……这该是多么幸福的场景啊!

今年是第一个不在家过的冬至,但是很幸运地和东院的小伙伴们在冬至前夕一起包饺子、吃饺子。这也许会成为我这个冬日众多温暖瞬间中的一个吧!




❐ 狒狒

老家是位于南方的比较传统的小乡村。关于冬至,除了传统的祭拜之外,最重要的便是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搓汤圆,那种很简单的没有馅的糯米汤圆!

除了简单的汤圆之外,还会学着捏不同形状的汤圆,牛、猪、鸭子等!尽管我的技术一直不怎么样。小时候放学后,一群小伙伴常常一起去摘一种黑珠子,用来当鸭子他们的眼睛!

之后便是焦急地等待汤圆出锅啦!出锅后一家子一人捧着一碗汤圆,坐在一起看电视聊天!甜甜的汤圆暖着肚子,也暖和了整个冬天~





❐ 金枝

家在台州,浙江的东南部。

冬至我们一般吃“冬至圆”,是那种用糯米做的,豆沙、桂花或肉馅的金色团子。有点像汤圆,但可以煮,可以炸,可以炒。煮出来的都是亮晶晶的,炸的会更好吃一些,炒的撒上红糖,就是孩子的最爱。

没空的时候一般会去市场里买,有空会寻上亲朋好友一起做。做好一堆冬至圆,往往需要一下午时间。但我们吃归吃,哪里会意识到这其实是冬至的专属食物。平时吃过的各类“圆”太多了,往往会搞混。

其实我家并不过冬至,想来现在大多数地方也并不是那么重视冬至了。是在来了上海以后,看到那些在饺子店门口大排长龙的人,才模糊地忆起了以前的味道,才会觉得:噢,原来冬至是有些特别的。






❐ 鱼翅

记忆里的冬至可能就是妈妈做的汤面吧。没有大张旗鼓地整一桌饺子或者别的什么,可能因为不是隆重的节日而又正好处于忙碌的年末,所以餐食也并没有被家人特意赋予太多隆重的仪式感。

但印象很深的一个场景就是在高三的冬天,我背着笨重的书包从零下三四度的空气中钻入室内的刹那,妈妈刚好从厨房端出两碗冒着热气的汤面。

当天或前一天煮好的鸡汤或纯牛肉汤下面,面上码放小青菜(有时会被添以异想天开的平菇呀豆腐啊什么的做"乱炖"哈哈哈)再央求妈妈多加(一定要多加)煮好的牛肉,或是添个荷包蛋做浇头——省时而简单但从下筷子的第一口,就感动得想哭了,啧啧啧。

以及,吃面前一定要记得再添几滴辣椒油,加一勺儿香菜或香葱提味儿。嗯,大概就是这样一碗听起来很"简陋"的汤面,恰恰是我记忆里属于这个节气的,最有温度的美食了吧。





❐ 山今岑

在我家冬至吃狗肉的习俗,和外地的朋友一提起,大都觉得这习俗陌生而不可思议。

我是一个从来没吃过狗肉的人,一是因为不太习惯“狗肉香”(即薄荷)的味道,二是矫情地不太忍心。所以也没办法真切地侃侃而谈狗肉的风味,只能分享在餐桌上透过氤氲热气观察到的,那些享受佳肴的喜悦脸庞。

俗话有:“寒冬至,狗肉肥”,“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传,汉高祖刘邦在冬至这一天吃了樊哙煮的狗肉,觉得味道特别鲜美,赞不绝口。从此在民间形成了冬至吃狗肉的习俗。冬天食狗肉主要是有防寒保暖的效果,促进血液循环,改善四肢厥冷等虚弱症。每个地方吃狗肉又有不同。蘸水的做法算是特色之一,葱蒜辣椒自不必说,鲜浓的木姜子油是狗肉不可少的提味佐料。

不过现在吃狗肉的习俗慢慢减少了,冬至只要能与家人团聚在一起,便是吃饭这种仪式的意义所在吧。



❐ 姜豆

对于四川人来说,阖家围坐在一起分享一锅羊肉汤锅是每年必不可少的“例行公事”。羊肉汤锅本不是所谓的文化传统,只是那简阳人太擅长煮羊汤了,不知何时好事者已将之推广至了四川的角角落落。

如此一来羊汤在许多四川城市实则是“舶来品”,不同于我们想象中家家户户热气腾腾团圆饮羊汤的场景,四川人的冬至傍晚往往开始于路边的一家餐馆。而属于我们家的羊汤馆,就在家里向南两条马路附近。羊汤馆只在冬季才营业,夏季老板会把这里转租出去,或成了水果店或成了冷饮摊,这样说也猜到不会是什么富丽堂皇的饭店了,不过还算得上宽敞,而朴实的环境反而烘托起了四川冬至节气的氛围。

逢冬至爸爸接我放学,我们不回家就直接去羊汤馆,亲戚朋友们也已纷纷在赶来的路上。在一个路口开外就隐约望见了羊汤馆楼上冒出的蒸汽,再走近一些店家门口挂着的全羊也映入眼帘。全羊扒了皮敞开竖着支起来,顾客点餐店家就从各部位各切几块肉,旁边还摆着烧烤摊,羊身上的边角料在这里发挥着剩余价值,烤出来的串儿半卖半送地端给冬至夜晚的食客们。

全年日照最短日,只一个路口之差,夜色便爬满了。






想来也是在离家后,我们才开始在冬至这天分外思念家乡的味道。一碗水饺、一碗馄饨、一碗汤圆,都可以成为寒冬里来自家乡的一份慰藉。


将地域与食物联结,从食物中寻找归属感,可能全世界也只有我们会这么做,而这在中国文人身上,则表现得尤为明显。汪曾祺的高邮鸭蛋、《我的叔叔于勒》里的牡蛎、鲁迅的百草园、孔乙己的茴香豆、闰土钢叉下的猹和西瓜、朱自清父亲的橘子,甚至连《项脊轩志》的那棵枇杷树,都曾令我们念念不忘。





做个称职的吃货很难,做个有文化的吃货,更不简单。




梁实秋

《雅舍谈吃》


✍  酒

一个人能吃多少酒,是不得勉强的,所以酒为“天禄”。不过喝酒的“量”和“胆”是两件事。有胆大于量的,也有量大于胆的。酒胆大的人不是不知道酒醉的苦处,是明知其苦而有不能不放胆大喝的理由在,那理由也许是脆弱得很,但是由他自己看必是严重得不得了。对于大胆喝酒的人我们应该寄与他们同情。假如一个人月下独酌,罄茅台一瓶,颓然而卧,这个人的心里不是平静的,我们可以断言。他或是忧时愤世,或是怀旧思乡,或是情场失意,或是身世飘零,总之,必有难言之隐。他放胆吞酒,是想借了酒而逃避现实,这种态度虽然值得我们同情,但是不值得鼓励。




✍ 粥

北方人家熬粥熟,有时加上大把的白菜心,俟菜烂再洒上一些盐和麻油,别有风味,名为“菜粥”。若是粥煮好后取嫩荷叶洗净铺在粥上,粥变成淡淡的绿色,有一股荷叶的清香渗入粥内,是为“荷叶粥”。从前北平有所谓粥铺,清晨卖“甜浆粥”,是用一种碎米熬成的稀米汤,有一种奇特的风味,佐以特制的螺丝转儿炸麻花儿,是很别致的平民化早点,但是不知何故被淘汰了。还有所谓大麦粥,是沿街叫卖的平民食物,有异香…. 



✍ 汤面

其实面条本身无味,全凭调配得宜。(我见识简陋,记得在抗战初年,长沙尚未经过那次大火,在天心阁吃过一碗鸡火面,印象甚深。)首先是那碗,大而且深,比别处所谓二海容量还要大些,先声夺人。那碗汤清可鉴底,表面上没有油星,一抹面条排列整齐,像是美人头上才梳拢好的发蓬,一根不扰。大大的几片火腿鸡脯摆在上面。看这模样就觉得可人,味还差得了?

这种潮汕人家的火锅,清代《广东通志》中记载:“冬至围炉而吃曰打边炉”,在高汤中放入各类食材烹煮,冬季尤以羊肉为主食材。



✍ 萝卜汤

席上果然有一大钵排骨萝卜汤。揭开瓦钵盖,热气冒三尺。每人舀了一小碗。喔!真好吃。排骨酥烂而未成渣,萝卜煮透而未变泥,汤呢?热、浓、香、稠,大家都吃得直吧嗒嘴。少不得人人要赞美一番,并且异口同声地向主人探询,做这一味汤有什么秘诀。



✍ 羊肉(烧羊肉)

大块五花羊肉入锅煮熟,捞出来,俟稍干,入油锅炸,炸到外表焦黄,再入大锅加料加酱油焖煮,煮到呈焦黑色,取出切条。这样的羊肉,外焦里嫩,走油不腻。买烧羊肉的时候不要忘了带碗,因为他会给你一碗汤,其味浓厚无比。自己做抻条面,用这汤浇上,比一般的牛肉面要鲜美得多。正是新蒜上市的时候,一条条编成辫子的大蒜沿街叫卖,新蒜不比旧蒜,特别嫩脆。也正是黄瓜的旺季,切成条。大蒜黄瓜佐烧羊肉面,美不可言。



✍ 糖葫芦

北平糖葫芦分三种:一种用麦芽糖,北平话是糖稀,可以做大串山里红的糖葫芦,可以长达五尺多,这种大糖葫芦,新年厂甸卖的最多。麦芽糖裹水杏儿(没长大的绿杏),很好吃,做糖葫芦就不见佳,尤其是山里红常是烂的或是带虫子屎。另一种用白糖和了粘上去,冷了之后白汪汪的一层霜,另有风味。



汪曾祺

《三姊妹出嫁》


✍ 馄饨

别人卖的馄饨只有一种,葱花水打猪肉馅。他的馄饨除了猪肉馅的,还有鸡肉馅的、螃蟹馅的,最讲究的是荠菜冬笋肉末馅的——这种肉馅不是用刀刃而是用刀背剁的!作料也特别齐全,除了酱油、醋,还有花椒油、辣椒油、虾皮、紫菜、葱末、蒜泥、韭花、芹菜和本地人一般不吃的芫荽。馄饨分别放在几个抽屉里,作料敞放在外面,任凭顾客各按口味调配。 



《冬天》


冬天吃的菜,有乌青菜、冻豆腐。

乌青菜塌棵,平贴地面,江南谓之“塌苦菜”,此菜味微苦。乌青菜与“蟹油”同煮,滋味难比。“蟹油”是以大螃蟹煮熟剔肉,加猪油“炼”成的,放在大海碗里,凝成蟹冻,久贮不坏,可吃一冬。

豆腐冻后,不知道为什么是蜂窝状。化开,切小块,与鲜肉、咸肉、牛肉、海米或咸菜同煮,无不佳。冻豆腐宜放辣椒、青蒜。

我们那里过去没有北方的大白菜,只有“青菜”。大白菜是从山东运来的,美其名曰“黄芽菜”,很贵。“青菜”似油菜而大,高二尺,是一年四季都有的,家家都吃的菜。咸菜即是用青菜腌的。

阴天下雪,喝咸菜汤。


《栗子》



✍ 栗子

冬天,生一个铜火盆,丢几个栗子在通红的炭火里,一会儿,砰的一声,蹦出一个裂了壳的熟栗子,抓起来,在手里来回倒,连连吹气使冷,剥壳入口,香甜无比,是雪天的乐事。

北京的糖炒栗子,过去讲究栗子是要良乡出产的。良乡栗子比较小,壳薄,炒熟后个个裂开,轻轻一捏,壳就破了,内皮一搓就掉,不“护皮”。

北京的糖炒栗子其实是不放糖的,昆明的糖炒栗子真的放糖。昆明栗子大,炒栗子的大锅都支在店铺门外,用大如玉米豆的粗砂炒,不时往锅里倒一碗糖水。昆明炒栗子的外壳是黏的,吃完了手上都是糖汁,必须洗手。栗肉为糖汁沁透,很甜。

《黄油烙饼》


✍ 黄油烙饼

爸爸说,黄油是牛奶炼的,很“营养”,叫奶奶抹饼子吃。

奶奶把两瓶黄油放在躺柜上,时不时地拿抹布擦擦。黄油是个啥东西?牛奶炼的?隔着玻璃,看得见它的颜色是嫩黄嫩黄的。去年小三家生了小四,他看见小三他妈给小四用松花粉扑痒子。黄油的颜色就像松花粉。油汪汪的,很好看。奶奶说,这是能吃的。萧胜不想吃。他没有吃过,不馋。

又从柜子里取出一瓶奶奶没有动过的黄油,启开瓶盖,挖了一大块,抓了一把白糖,兑点起子,擀了两张黄油发面饼。抓了一把莜麦秸塞进灶火,烙熟了。黄油烙饼发出香味,和南食堂里的一样。 



李碧华

《饮食档案5:红袍蝎子糖》


✍ 汤圆

在香港地铁天后站电气道一带,有家热闹的小店,他们的酒心姜汁汤圆实在很不错,馅儿心是麻蓉加上玫瑰露酒,泡在姜汁糖水中的。咬开柔韧的外皮,酒和姜的独特芳香,令人微醉又乍醒。这设计很有一番心思。汤圆虽是平凡的小点心,但它密实、圆滑、可咸可甜。它在芸芸众生里,活得平安,既成不了被弹打的出头鸟,也不必面对大风大浪大起大跌。汤圆,就是现世凡尘里,一种及时珍惜的恩爱小团圆呢。 



唐鲁孙

《吃饺子杂谈》


✍ 饺子

北方人吃饺子讲究薄皮大馅才能解馋。笔者认为馅的大小无关宏旨,反而馅子填得太多,失去了皮跟馅中和的滋味,倒是边儿窄、皮儿薄是吃饺子唯一条件,假如边宽皮厚,再加上口淡,就难以下咽了,笔者虽是有名馋人,但是向不挑嘴,有一年在国外有位东北朋友请我吃水饺,每个饺子大有两寸,皮子厚逾铜板,馅子更是大如肉丁馒头的肉粒,我当时真想把“好吃不过饺子”这句话改为“最难吃不过饺子”,所以从此增加了几分戒心,凡是不十分熟识人请我吃饺子,我总是逊说不遑的。

南方人吃饺子似乎没有北方人来得讲究,可是有一次在上海怡红酒家吃过一次灌汤水饺,一盂两只,现煮上桌,齑脍融浆芬濡不腻,可贵处五羊面点一律使用澄粉,而灌汤饺是用纯粹面粉而不用澄粉,又是水煮而不上蒸笼,虽然价格比一般面点价高一倍,实在还是难能可贵的。后来在上海广州香港各地广东酒楼,就没有见有这种灌汤饺出售了。  






好想知道

在你打小成长的地方

你又是怎样度过一个个冬至的


尽情享受这个夜晚吧

让舌尖上的热气

驱走冬至的严寒

来年温暖如初





文 | 鱼翅 金枝

编辑 | 金枝

图 | 网络 受访者提供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