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沧桑 | (5-3)倭患与抗倭卫所 | 盘点明代海门卫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1 16:59:0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海门沧桑 | (5-3)倭患与抗倭卫所 |
盘点明代海门卫所

 

海门的地名自海门卫设立而诞生,但它不等于说这个地方的人居集聚就开始于这个时候。恰恰相反,是因为这里已经聚居了相当的人口,才有可能在这里建一个卫城。认为海门卫既是军事机构,它设立之初仅是一个屯兵的城寨,其后才慢慢有了居民——那是一个错误的认识,也与历史所反映的事实不符。


在中国远古时代,城市的诞生确实经过了龙山时期(指新石器时代晚期)和三代时期(指夏商周时代)两个阶段。


最先的龙山时期是“筑城以卫君”,防御是筑城的首要目的。至三代时期则说“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在防御以外,加上了以祭祀为表征的政治功能。此时城市还没有交易的经济功能,用于交易的“市”放在城外进行。


但即使在先秦时代,从《管子》、《考工记》等文献关于城市等级的叙述中,也可看到城市正在突破政治城堡的概念,有了一些经济内容。而到汉、晋以后,尤其是唐、宋时期,随着旧体制的打破和商品经济的不断发展,经济因素在城市概念中的比重愈来愈浓。


更何况建海门卫已是在明代!或许,认为海门卫只驻军队的观点,是把它看成一个屯兵城寨了。这样的城寨在西北荒漠地带会有,但它会很小,像个城堡、兵寨。


驻几百、几千个兵,根本就不需那么大的城廓。明代东南沿海的卫所,完全不属兵寨一类,占地约1平方公里的海门卫完全不是单纯的兵寨。


反观台州其它卫所,更可见卫所筑城,既为包围居民聚落,也依据山丘和自然河道。如松门、楚门,将自然河道作为护城河,城筑得就较大,并非是为了驻更多的兵。而海门、新河,因为人口住得集中、方正,城就较小,并非因为它驻兵少。



▲《太平县志》海山图显示的松门卫城和隘顽所城


据《海门镇志稿》,海门凤凰山东北麓的开阳观始建于汉建武二年(26年);赤山(今称赤龙山)上惠安寺(俗称赤山寺)始建于唐咸通中(860873年);枫山顶上的清修寺始建于宋宝元元年(1038年)。


寺庙为当地人民参与宗教活动的场所,除非是地形奇特的风景名胜区,普通寺庙周围一般都有人口聚居。



▲凤凰山东北麓,在汉开阳观遗址重建的寺观。


汉至唐宋,海门这块地的成陆程度可能只在山体边有少量淤涨地,沙门一带会是潮汐通道,赤山东只是一片海涂,椒江江岸可能只在凤凰山脚,但太和山以北和凤凰山、赤山周边已有相当沉积地可供居住和耕种。


至元代,在今海门老城里和老岩屿街(今中山西路),是称为“严屿”的江岸航埠,航埠后面是居民集聚区,它就是今海门老城里部位,只是它还没有海门这个地名。在宋嘉定《赤城志》中,它属于临海县明化乡青令里或智信里、孝逊里、钦田里。


宋元时,这块地叫严屿有历史记载的依据。明初,官至礼部侍郎的海门人戚存心有记叙文说:“予家世居严屿,自夫兹地规为城隍,陵夷井湮,山川为之改变”。海门城隍庙之西原建有侍郎坊,这就是戚存心祖宅的位置,也就在今戚继光纪念馆(即古城隍庙)西。可见后世所称的海门、岩屿一带,在宋元和明初都叫严屿。



▲海门卫城城内街巷布置


明筑海门卫城时,卫城内的街巷已基本形成,它的基本布局是五纵三横。这里说的纵、横,是按现代地图上北下南,认南北向为纵、东西向为横。


三横街道是:南面的横街为棋盘街、宝剑街和东门前街(即今西门路和东门路),中间的横街是西门前巷(今石公庙巷)和大衙巷(此名是海门设参将衙门后才有的巷名,今称衙门巷),北面横街是后巷(今永泰街)、梅梨巷(后又称天后宫巷,今称双忠路)。


五纵街道是:南北向主街为仓前街和仓头街(今南新椒街),往东第一条是龙须巷(今光明路)、寿亭巷;第二条是东横街(今乌衣巷,南北走向,因旧时以东西为直、南北为横,故称横街)、后巷和鼓楼巷;第三条是东门后街(今戚继光路)。主街西面是西横街(今育才路)。


在五纵中间的主街东侧,还有参将衙门前的参府巷和衙门两侧的东箭道、西箭道。


其它还有捻子巷、金银巷、卖布巷、卖盐巷、卖猪巷、豁脚巷等小巷;后期还在靖波门外吊桥周边发展卖羊巷、卖鸡巷等。



▲棋盘街槐荫桥东(今西门路)



▲前巷(今石公庙巷)遗存建筑



▲明后巷(今永泰街)



▲仓前街和大衙巷转角.



▲仓头街(今南新椒街)


这些街巷的存在,足可证明该地的商贸经济已不可小觑。


海门卫城即按照这既成的街巷布局建设。城北面临江,东面靠山,南面局部跨过南门山,西面离西横街(今育才路)160米左右。


城设五门:东门称晏清门,设东门岭头,有东门前街通达;西门宁远门,设棋盘街末端;南北主街南端设南门德风门,北端设小北门靖波门;另在东横街北端设大北门临江门。古文献记城的规模是周回五里三十步,垛口八百三十个。但现代实测城址周长是3.6公里,合7.2市里。



▲海门卫城晏清门



▲大北门临江门旧址(今北门路与中山东路交叉口)


▲小北门靖波门遗址(今中山东路城门头广场)


▲西门宁远门遗址(今西门路与江城路交叉口)


▲南门德风门遗址(今南门路)


明初海门城内住了多少人,缺乏历史记载。按照民国36年(1947年)海门镇人口20033人,拿这时的城区面积与明海门卫城相比,按面积比例推算,再考虑经济发展程度不同,适当降低,恐怕明海门卫城的人口会有八九千人。虽然海门城内既没有君主,也没有知府,甚至连县官也没有,不可说“筑城以卫君”,却确确实实称得上“筑城以卫民”。


海门卫城城外南、西、北各有护城河分别为:南门河、江城河(今江城路)、东西沙河(今人民路)。


城内有五河:


一条在东部引南门河水入椒江,由东南水门经龙眼桥、穿城隍庙,与乌衣巷平行,于黄牛桥(后讹传为黄岩桥)折西,经永安桥、北固桥出南山殿水门与东沙河相交,经东古闸排水于营防浦。


一条曰西河头,起自西城脚向东穿金家桥,在西横街折向北,与街道平行经棋盘街槐阴桥、后巷横流桥出西北水门,排水于西沙河。


一条起自永安桥,与龙须巷平行接南门关刀河。


一条自城隍庙起,沿大衙巷在仓前街过永丰桥,再沿前巷接西河头。


一条自黄牛桥始,与东横街平行,至鼓楼折西,至宝剑街小桥头。


另在南门关刀河西,有小河围绕今椒江公安分局四周,使之成为当时的一块围水军营驻地。


卫城的防卫和给排水体系较完整。尤显优势的是两个北门直对江岸航埠,其时,两北门间的营防浦(今人也称城隍浦,营防、城隍土音相近,此浦水虽绕经城隍庙,但此地远离城隍庙)入江口是水军战船靠泊沿线。城北椒江沿线满足货船、渔船和战船靠泊的多种要求。



▲横流桥遗址(今育才路永泰街交叉口)



▲明寿亭路小桥头附近,昔日与路平行有小河。


  前所这个地名也始于明初在这里建“前千户所”,该地在宋时属保乐乡,具体小地名失传无考。建所前,此处靠山面江,已成渔民聚居区域,聚居地有口字形街巷和向东、向西、向北延伸的街巷。



▲前所所城遗址


前所所城就在山南靠山围绕民居而筑,城周回三里六十九步,城外东、南、西有护城河,城内现存所前路、所后路、所里路、仓前路、东门路、西门路、北门路、南门路等街巷名显然是近现代的命名,但也有柴行街、仓前街、后街、前街等口头传承街名隐约反映明代的实况。譬如农户一般不买柴,有柴行街即说明有不少非农户,他们大多从事海洋捕捞、航运或商业、服务业。



▲前所东门路遗存老宅



▲前所西门路老街



▲前所所前路老宅



▲前所柴行街门牌



卫所是明初规定的军队编制。该编制10人为1小旗,5小旗为1总旗,2总旗为1百户所,共112人;10百户所为1千户所,共1120人;5千户所为1卫,一般1卫为5600余人,此数就是1120×5=5600。


明初的卫所制度还是一种屯田制度,其功能有二:一是守卫地方,一是屯田生产。守卫地方城池的称守军,进行屯田生产的称屯军。屯军以屯田收获供养守军,形成一个自给自足的武装集团。这就是朱元璋自诩“吾养兵百万,不费百姓一粒米”的状况。


《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朱元璋“命天下卫所军卒,自今以十之七屯种,十之三城守”。万历《明会典》记载:洪武三十五年(1402年),屯田一份,规定纳正粮12石,余粮12石。正粮归屯军自己用,余粮12石上交。以十分之七的屯军自然足可供养十分之三的守军。其实,收入好的地区,屯、守军士不一定按此比例组织。


那么,世军的来源又是怎样的呢?《大明律》将皇族、贵戚、世袭官员以外的全国人口归纳为军、民、驿、灶、医、卜、工、乐等等三十余种户籍,其中军户就是供应军差的特定军籍。它的来源,除了将元代军户沿袭作为军户,补充办法有从征、归附、谪发、垛集、抽籍几种。


“从征”的主干是元末起义的农民,如方国珍余部;“归附”指蒙元降军、败军及归附了朱明政权的各割据势力军人;“谪发”是因罪充军;“垛集”始于洪武初年,其法是集民户三户为一个垛集单位,其中一户为正户,应服军役,其他二户为贴户,帮贴正户,在正户亡故,户下止有一丁(男性)时,由有丁的贴户替补;“简拔”指的是抽籍办法。


以上垛集、简拔只是军户不足时的补充办法,各地不一。洪武初在浙江等近海施行的是居民“四丁籍一以为军戍”。


因而,有理由可以说,台州卫所制度中所谓的“千户所”,就是拥有一千余军户,其中包括守军户和屯军户,若以三七开比例计算,仅有300余名守军士兵,即使以对半计算,也仅500余名守军士兵。


还有,屯军户和守军户的家庭不一定在卫城或所城里,因为城内没有屯田,军人的家可能在他们屯田的附近,以便于耕种。台州各地方志书所反映的卫所屯田也分布各处,即可证明其耕种者也分布各处。



▲明《虔臺倭篡》海防图,图中标有台州的楚门所、隘顽所。



▲明《虔臺倭篡》海防图,图中标有松门卫、新河所。松门卫注“台州参将驻”,那是嘉靖年间戚继光未调驻台州时的布局。



▲明《虔臺倭篡》海防图,图中标有海门卫、海门前所、桃渚所建跳所、昌国卫、前后所,海门卫注有“松海把总驻”几字。这应是嘉靖年间,戚继光未调驻海门时的布局。戚继光调台州后是以台金严参将驻海门。


据康熙《浙江通志》,“明洪武时改置卫所,有操军、运军、屯军之分。”同时还记所有卫都配前、后、左、右、中五千户所。对于海门卫,其记载是:


“海门卫,指挥使四员,同知二员,佥事八员,屯军六百八十三名。辖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左所副千户四员;右所正千户二员,副千户二员;中所副千户四员;前所正千户二员,副千户三员;后所正千户二员,副千户二员。附辖健跳千户所正千户一员,副千户二员,操军一千名;新河千户所正千户五员,副千户二员,旗军八百六十三名;桃渚千户所正千户三员,副千户四员,操军一千名。”


上文“指挥使”、“同知”、“佥事”、“千户”为官职名称,“旗军”是作战部队,“操军”是指地方卫所轮流到京师集训操练的精锐部队,“运军”指漕运承担者,“屯军”是种田兵。文中除官职记得一清二楚,正确至正副职别,对于兵员配备却记得一塌糊涂。对海门卫的驻军仅记屯军,各所也旗军、操军称呼不一。足见修志者官本位意识的严重和对实质性事物的藐视!


考诸台州卫、松门卫的记载,台州卫记运军二千八百九十一名,屯军二千七十九名,没有作战部队的记录;松门卫则记旗军二千二十五名,后所旗军五百六十七名,楚门所旗军五百六十七名。计算以上数据也令人怀疑:台州卫的运军与屯军相加为4970人,已接近5600编制,还能有几个作战兵员?松门卫旗军加后所为2817人,却占总编制的50%!


其实,对跨度二三百年的明代来说,世兵制从发轫走向衰败,后期逃离军籍状况严重,卫所兵员严重缺额,许多事都不可同日而语,以上不记时间段的驻军数据也无多少价值。可惜各类志书所载大多无时间段的说明。


如项士元《海门镇志稿》载:“海门卫指挥前所、桃渚、新河、健跳各所,官五十四员,旗军六百八十三名。”既不知指哪个时期,也没说清列出的官员数、士兵数仅指海门卫还是包括各所。那数字实际只抄自康熙《浙江通志》,却把屯军改成了旗军。


而当代《椒江市志》也只是对此前志书的辑录,并由于理解有偏差,还出现许多误记。如说海门卫有“民兵2004名,军兵1313名”,这现代词语“民兵”让人一头雾水,这“军兵”含义如何也难知晓;还有前所旗军196名,健跳操军1000名,为何差距这么大?也都难以置信。此外记海门卫“辖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附辖健跳、新河、桃渚三千户所”也源于康熙《浙江通志》。


其实康熙《浙江通志》所记本就有概念模糊不清的毛病,分析其所记各卫的前后左右中五所,与具有所城的千户所根本不同于一个概念。或许,从官本位的角度看,“千户”的官职是同一个级别。但卫城内设的“所”只是个军营,它就像杭州市内的上城区、下城区、西湖区,虽都是县级机构,但与有独立县城的海宁县、桐乡县不是同一个概念。后者是一个城市;前者不是一个城市,只是城市里的一个管理区。


因而,就卫城、所城的概念论,所有地方志书都写海门卫下辖前所、桃渚、健跳、新河四所,而不把海门卫城里的“兵营所”列入;同时也找不着那左、右、后、中的“所”设在哪里(前所是有独立所城的所)。因为海门卫城这么小的地方,延至清代,我们也只知道在今椒江区公安分局址、今东山脚儿童公园址、南门山西、今永泰街南北,曾设有城守营、中营守备、中营游击、左营游击、右营游击等军营。明代的左、右、后、中千户所大致也就在这些地方。




▲《太平县志》东北山图所绘新河所城



明代卫所兵员统计数的残缺,或许正是卫所世兵制无法善终的反映,它也从侧面证明了明代海防实际很空虚。这也是后来戚继光为什么要自行招兵训练的原因。


不过,关于兵制,即使在明初也有例外。那就是在水兵里实行的营哨制。洪武三年(1370年)三月,朱元璋在沿海24卫建立水军,每卫配备战船50艘。平时以350名军士保养维修战船,战时以卫所军登船出海作战。


到了嘉靖年间,水军按船只大小和任务不同,实行不同的编制。如戚继光的水军,一艘战船是一个编制单位。船设捕资(船长)1人、航海保证人员(包括舵工、缭手、扳招手、碇手)若干名、战斗士兵若干甲,每甲10人,设甲长1人。联5艘战船为1哨,2哨为1营(司),2营为1部,从而形成部——司(营)————船的组织编制。这种编制改变了明初那种平时战船和战士分离的状况,使船和人结合一起,有利于专业训练和战斗力的提高。


据明范涞撰《两浙海防类考续编》,明初设松海昌总兵(管辖松门、海门、昌国)时,浙江有哨船548艘,松海昌总占有158艘。船型有四百料船、二百料船、八撸船、风快船等,分别载100、75、50、20个兵。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松海总雇用民间福船、苍山船等116艘。三十五年后有军渔船(载兵23名)55艘、白艕船(载兵20名)39艘、喇叭唬船(载兵16名)128艘、军八桨船(载兵16名)55艘、河田船(载兵7名)5艘、大网船(载兵4名)7艘、小网船(载兵2名)127艘。


嘉靖三十五年添造喇叭唬船10艘,松海总合计战船426艘。松海总水师基地即在海门营防浦水寨。嘉靖二十五(1546年)年,浙江巡抚朱纨出师剿灭双屿港走私基地,即在这个水寨出发。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戚继光以台金严参将驻守海门卫时,下辖松海总备倭把总1员,共统领兵员7075名。其中戚继光水陆亲兵3169名,战船40艘;备倭把总统率水兵3支,兵员3317名,战船113艘。


至万历年间(1573~1619年),仍有陆兵2562名,水兵4483名,合计7045名。其中海门卫陆兵右、中两营共908名,参将统率水兵4483名,分12支,于汛期分布在台州湾的漩门、灵门、猫头洋、深门、海门关主山(即头门岛)、东玑列岛,三门湾的牛头门、静寇门、大佛头等洋面巡逻。参将屯泊海门关口。


松海把总统率水兵893名,战船44艘,负责巡逻大陈岛洋面。


所谓汛期,即三、四、五月间的大(春)汛和九、十月间的小汛,其时刮东北风,倭寇都在此时来中国东南沿海。


明代海门卫军事机构的衙署设在大衙巷北侧,衙门俗称为大衙门。不同时期所驻官员的职称不同,如松海昌总兵官、松海总备倭把总、台金严参将等。


由于海门不仅设高级别军事机构,市井也颇俱规模,仅将其置于明化乡建制下也说不过去,于是将台州府推官移设海门,推官是州府级职官知府、同知、通判、推官中的第四号领导人,因而他的衙门就被俗称为四府衙门,位置在城内芝麻园里(今为芝麻园里小区)。因四府衙门级别小于军事衙门,故军事衙门被称为大衙门。



▲海门大衙门遗址



▲大衙门西侧西箭道




▲四府衙门遗址在今芝麻园里小区内。


海门卫的港口,除了军事用途,其实更重要的是航运商贸用途,最主要的是粮运、盐运、鱼销和国内外贸易。


明清时台州粮食自给有余,万历年间临海人王士性说:“台、温闭粜,则宁、福二地遂告急矣。”台州的粮运主要分内河和外海两路,内河为卫所储运军粮,外海为福建、宁波和京师运输漕粮。


嘉靖《浙江通志》载:台州漕运京师的船舶289艘,占全省的14%。明代,海门卫、松门卫、台州卫分别建有广储仓、广盈仓和永盈仓,各千户所也设分仓。海门、前所、桃渚、健跳分别设广储一仓、二仓、三仓、四仓,海门所辖的新河所则设广盈四仓。这些粮仓的存在也就给海门、前所都留下了仓前街、仓头街的街名。


盐务在古代既满足人民生活之必需,盐税更是政府财政的主要来源。台州三大盐场,除长亭场在宁海,黄岩场和杜渎场就在海门卫两侧。但官运官销的所有食盐,均通过海门港运往设在临海的都盐仓,盐商只能在都盐仓“买引掣销”,再运往销售地。如此辗转运输使商人畏难,结果弄成私盐盛行,临海批验所形同虚设而裁撤,迫使官方改盐引为税票。


外海捕捞自古是先民的主要产业。海门港两岸自家子(葭沚)、前所沉积成陆,两地成为渔民聚集地。本地渔民出海捕鱼远至舟山,近至大陈洋、猫头洋。由于木帆船航海受制于天气条件,而且航速缓慢,捕获海鲜常无法及时送达销售地。在海岛或船上就地腌制,是渔民保存海产品的唯一办法。因而除出售鲜货,黄鱼鲞、龙头烤、咸带鱼、墨鱼干、虾干、虾皮是本地外销的土特产。



▲前所小圆山塔


明代海门港国内贸易主要仍在浙闽沿海和北上长江口,间有南赴广东的航船。贸易货物是谷米、鱼货、苎麻、茹、榔、木材、南北货等。明代实行禁海,主要是针对国外贸易,国内沿海货运基本照常运行。


虽然,明初颁布禁海令,“禁濒海民私通海外诸国”,实际上最严的禁令也难以禁绝海外贸易,除最严厉的朱纨剿灭双屿港外,民间走私从未断绝。


万历《黄岩县志》也载弘治以后(1488年后)“奸商巨贾阑出不禁”。《明史纪事本末》和《明史·朱纨传》均记“倭人利市舶入贡,来者皆大获而去”,“而我国沿海人亦往往至彼(指日本)市易者。”


在宁波双屿港走私基地兴旺的时候,三门湾蛇蟠岛是它的分支地。海门卫最先是松海昌总的中心卫城,它管的实际就是台州湾至三门湾这一片海域,海门港商船岂能不参与其中?明代的海门港偶尔也会有南洋诸国商船来“互市”,成化和弘治年间,便有一位天台商人因而漂泊到暹罗(今泰国)。





…END…




本文全部发完,欲系统阅读,请点击以下各章节链接:


海门沧桑| 卷首语

海门沧桑 (1) 蹉跎千年的简历 ——从“海之门”回归“海之门”

海门沧桑|(2-1))海之门三移三变 | 徐偃南徙外越海之畔

海门沧桑|(2-2)海之门三移三变 | 失国越人滨于东瓯海之门

海门沧桑|(2-3)海之门三移三变 | 回浦海之门——汉晋南拓桥头堡

海门沧桑|(2-4)海之门三移三变 | 海门关——天生的“六邑咽喉”

海门沧桑 | (3-1)海门关之泪  |  隋王朝眼中海无门

海门沧桑 |(3-2)海门关之泪 |  腹地分割与港埠南移

海门沧桑 | (3-3)海门关之泪 | 唐宋元明海之门的自发利用

海门沧桑 | (3-4)海门关之泪 |   屈辱国史留痕椒江

海门沧桑 |(4-1)元末“海精”方国珍 | 方国珍入海起因四说

海门沧桑 |(4-2)元末“海精”方国珍  |  从劫掠漕粮到割据三路

海门沧桑 (4-3)元末“海精”方国珍 | 两面受招——看天下最后谁主

海门沧桑 (4-4) | 元末“海精”方国珍  |  保境安民和兴农促商

海门沧桑 | (5-1)倭患与抗倭卫所 |  海禁与倭患

海门沧桑 | (5-2)倭患与抗倭卫所 | 方鸣谦度地建卫所

海门沧桑 | (5-3)倭患与抗倭卫所 | 盘点明代海门卫所

海门沧桑 | (5-4)倭患与抗倭卫所 |  松海防区及周边倭乱

海门沧桑 | (5-5)倭患与抗倭卫所 | 嘉靖“倭乱”相关事件

海门沧桑 | (6-1)人民心中戚继光 |  戚家军台州平寇

海门沧桑 | (6-2)人民心中戚继光 |  戚继光毕生功绩

海门沧桑 | (6-3)人民心中戚继光 |  以传说为载体的人民口碑

海门沧桑 | (6-4)人民心中戚继光 |  学术争论对戚继光的影响

海门沧桑 | (7-1)在台州上演的反清复明 | 鲁王浙东监国

海门沧桑 | (7-2)在台州上演的反清复明   张煌言联合郑成功北伐

海门沧桑 | (7-3)在台州上演的反清复明 |    郑成功所部三进海门关

海门沧桑 | (8-1)迁海——拿民生当儿戏 |  谁出移民馊主意

海门沧桑 | (8-2)迁海——拿民生当儿戏 |  台州“迁海”始末与实况

海门沧桑 | (8-3)迁海——拿民生当儿戏 | “ 迁海”收到什么效果

海门沧桑 | (9-1)藩乱、“展复”与有限开埠 | 削藩致乱酿人祸

海门沧桑 | (9-2)藩乱、“展复”与有限开埠 |“耿乱”火延台州

海门沧桑 | (9-3)藩乱、“展复”与有限开埠 |   “展复”后的有限开埠

海门沧桑 | (10-1)锁国再酿动乱 武备还赖海门  | “蚱蜢乱”留下的记忆

海门沧桑 | (10-2)锁国再酿动乱 武备还赖海门|   “长毛乱”波及台州

海门沧桑 | (10-3)锁国再酿动乱 武备还赖海门|  黄岩镇移设海门

海门沧桑 |(11-1)土寇、剿匪与反侵略 |   康熙终于知道海盗“乃官兵迫而为贼”

海门沧桑 | (11-2)土寇、剿匪与反侵略|   土寇黄金满的传奇故事

海门沧桑 | (11-3)土寇、剿匪与反侵略|  从海门走出的反侵略英雄

海门沧桑 | (12-1)从守旧闭关到被迫开发 | 港航革新和利权纷争

海门沧桑 | (12-2)从守旧闭关到被迫开发|  洋货输入与近代商业兴起

海门沧桑 | (12-3)从守旧闭关到被迫开发|  里人自办“洋学堂”

海门沧桑 | (13-1)“小上海”的兴起与被毁  | 海门港崛起

海门沧桑 | (13-2)“小上海”的兴起与被毁   | “小上海”遗辉(上)

海门沧桑 | (13-2)“小上海”的兴起与被毁 |    “小上海”遗辉(中)

海门沧桑 | (13-2)“小上海”的兴起与被毁 |  “小上海”遗辉(下)

海门沧桑 | (13-3)“小上海”的兴起与被毁 |  日寇战火蹂躏海门

海门沧桑 | (13-4)“小上海”的兴起与被毁 |  海门抗日事迹

海门沧桑 | (14-1)历史贻误  后人补救 | 为海门设市的努力

海门沧桑 | (14-2)历史贻误  后人补救 |  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转换

海门沧桑 | (14-3)历史贻误  后人补救 |  回归港郡同城——台州湾港口城市与时俱进



---END---



   扫一扫二维码,敬请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