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说:你敢晚上不回来,我就开着大门睡觉,结果男人回来发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26 15:40: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三周年纪念日

邺城的夜很黑,邺城的万家灯火就显得格外暖。

权司墨开车驶进小区,下车后还算轻车熟路的来到公寓门口,对着识别器按下指纹,‘滴’的一下,房门应声打开。他扫了一圈空旷却明亮的大厅,皱了下眉,喊道:“秋棠?”

空无一人,没有回应。跑哪儿去了?

权司墨带上门走进公寓,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沙发上,径直往楼上卧室走去。

“秋棠?”卧室门口,权司墨叫人的同时打开门,一眼就看到散落在床上的女人衣服,紧接着,浴室里哗啦的水流声也传进耳朵。

“洗刷刷,洗刷刷……”

正想退出门去,一道轻快却模糊的女声透过浴室的门缝传来。权司墨条件反射的往浴室那边看去,那道门明明严密的紧,他的眼前却似乎勾勒出一道窈窕的曲线。

“该死的……”权司墨低声咒骂一句,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刚要退出去,又听到‘咔哒’一声,浴室的门瞬间被人打开,“秋……”

“啦啦……啊!”秋棠从浴室里出来,身上还挂着没围好的浴巾,看到卧室里突然冒出来的人,口中轻快的歌声陡然变成了一声尖叫,身子也往后撤了一步,“啊!”

“别吵!”权司墨喝了一句,原本想抱歉的话因为秋棠的尖叫而烟消云散。

“权,权司墨?!”听到熟悉的声音,秋棠心有余悸的睁开眼,一边手忙脚乱的裹着自己的浴巾,“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站在门口,吓死我了……来之前能不能知会我一声啊!我还以为是流氓呢!”

“流氓?”权司墨故意上下打量了秋棠一眼,只见她出水芙蓉一般,小脸儿透着粉红,笔直的小腿,白皙的皮肤,甜美的容颜,闪闪动人的眼睛……

权司墨连忙收回目光,“你未免对自己太自信了。”

“你什么意思啊!”秋棠捂着胸口撇撇嘴,睨着权司墨,抬着下巴问道:“你私闯民宅来做什么?”

“私闯民宅?秋棠,这是我家。”权司墨沉下眼来,漂亮的眼眸中一片萧冷。

“呃……”秋棠狡黠的眨眨眼,换了腔调,笑道:“老公,你回家来做什么啊?”

权司墨身子一僵,目光猛地射向秋棠,带着凌厉,“老公两个字也是你叫的?”

“哦?难道我们不是合法夫妻?”秋棠一副得逞的笑容。

“合法,但不合理。”权司墨睨了秋棠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身,“下楼,有事找你。”

“等我半小时,做个护肤。”

“你最好快点。”权司墨头也没回,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

秋棠无所谓的耸耸肩,拿着润肤霜在脖颈上、手臂上涂涂抹抹起来。

秋棠下楼时,权司墨正襟危坐,紧抿着薄唇,棱角分明的五官构成帅气惑人的模样。

“说吧,什么事。”秋棠坐到权司墨对面。奢华明亮的琉璃吊灯下,光洁的黑色大理石桌面熠熠生辉,闪着亮却冷的光,倒映着郎才女貌,却横眉冷对的两个人。

“这是续签协议。”权司墨修长的手指抵在厚厚的文件上,沿着桌面将它推到秋棠面前,冷漠的开口,“你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秋棠微微勾起嘴角,将文件轻快地取过来,挑挑眉,一字一句念着封页上的字,“婚后协议补充协议……唔,沈律师没来,这份协议算数吗?”

“是他看过的,算数。”

“那我就放心了。”秋棠舒缓的一笑,随意的翻了两页,突然‘咦’了一声,问道:“这次要续签两年?”

“是。”权司墨正襟危坐,双手合十搭在桌面上,修长的手指关节分明。

秋棠微微诧异,“怎么变成两年了?不是一年一签吗?”

“这三年来你的表现还不错,多签一年也未尝不可。”权司墨面无表情的解释,“何况,这次签完,就没有下一次了。”

秋棠眨眨眼,“怎么,你的收购计划要完成了?你确定两年内能完成?”

“确定。”权司墨定定的看向秋棠,眼睛一眯,只为刚刚她那怀疑的语气才解释的。只是,目光在对上秋棠的面容之后,有些怔住。他好像很久都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秋棠了,可是他一直知道秋棠很漂亮,皓齿明眸、巧笑嫣然……可他最讨厌的,也是秋棠的笑,那狡黠又自作聪明的笑容,碍眼得很!

“可是我大好的青春都要浪费在你身上,两年,再加上之前的三年,是不是有点长?”秋棠眼睛里微微闪着黠光,“对我来说,不划算吧?我可没答应你继续签。”

“每个月给你的生活费都翻了一倍。”权司墨回过神来,眼中划过一丝厌恶,继续说道:“另外,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你可以交往男朋友了,只是我们结婚的事,要像之前一样,完全保密。这样可满意了?”

“可以交男朋友?!”秋棠裂开嘴笑了笑,故作不可思议的开口:“那敢情好!这协议不看我也知道,这条规定最合我心意。”

权司墨抬了抬眼,眉目中划过一丝不悦,“不要再说废话,没问题就签了。”

秋棠也扁扁嘴不再多说,扯着文件直接跳到最后,看到权司墨的名字已经签好,手一抬要拿笔,可空荡的桌面什么都没有。耸耸肩,秋棠刚要起身,“我去……”

“给你。”权司墨递出一支钢笔,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秋棠一愣,又重新坐好,自然地将笔接过来,“谢谢啦!”拧开笔盖,刷刷几下将两份协议签好,一份自己保留,一份交给权司墨,笑道:“以后的两年,也请多多照顾了。”

权司墨拿着文件站起身,“也许不到两年。”

“恩?”秋棠疑惑的抬起头来。

“如果收购计划提前完成,在收购完成的当天,我们的婚姻也就此结束。”说完,权司墨又补充了一句,“协议上有,你最好认真看看。”

“那敢情好,祝你早日成功。我会认真看的。”秋棠也站起身,将权司墨的钢笔还给他,报以他一个大大的、友好的微笑。

权司墨睨了秋棠一眼,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承你吉言。”说罢,拿了文件就走。

“等一下!”秋棠急急地叫住权司墨,在他背后看不见的地方,脸上早就没了刚刚的笑容。

“什么事?”权司墨微微向后偏头,却没有转身。

“按理来说,今天也算我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你没有什么表示吗?”秋棠盯着权司墨的背影。

“钱会晚些打到你的账户。”权司墨似乎不愿再跟秋棠多说一句,提步就走。

“我不要钱。”

“不要钱,你要什么?”

第2章 包治百病

问完,权司墨皱了眉,一下回过身来。

“我……”秋棠没料到权司墨会转身,吓了一跳,可对上权司墨的疑惑的目光,忽然展颜笑了,笑得异常明媚,“首饰、包包、衣服、鞋子,我都要,限量款那种。”

“自己拿钱买。”权司墨冷声开口,凌厉的扫了秋棠一眼,大步离开。

“权司墨!”秋棠见他走的飞快,忍不住大喊道:“还有件事。”

“呵……”权司墨嗤笑一声,再不停下脚步。

秋棠着急的往前追去,边喊道:“权司墨!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见秋梨?让我联系她的医生一次也好啊!”

秋梨……听到这个名字,权司墨的脚步戛然而止,说出的话却更凶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她。”

“我是她姐姐啊!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你不能这样做!”秋棠冲到权司墨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袖,“让我见见她……”

“你爸不是躺在床上吗?虽然不能再醒过来,最起码也不算死了,唯一的亲人……秋棠,你别把自己看的太重。”权司墨拉着秋棠的手从自己袖子上撸下来,看着她这狼狈的样子,才觉得痛快,嗤笑道:“还有,她不见你才过的好。”

秋棠被推的摇摇晃晃后退了几步,胸腔里闷得厉害,只能眼睁睁看着权司墨离开。再听到‘砰’的一声,门被权司墨狠狠地带上,地板似乎都震了震。每次都这样,提到秋梨,必定会闹得不愉快。

滴答滴答……

卧室里的大石英钟摆轮有规律的晃着,衬托得整个房间更加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秋棠才幽幽叹息一声,落寞的转身回去,经过大理石桌,将文件捞起来,带着往楼上走去。

不知不觉跟权司墨结婚都三年了,她这位最货真价实的‘权太太’只能在人后默默跟权司墨见面,看他来去匆匆,反倒是媒体头条上那些捕风捉影的‘权司墨的女人’层出不穷。

秋棠只是冷眼旁观。她跟权司墨的这场婚姻牵涉太多,权司墨不想公开,她更不想公开。

轰隆……

“秋棠,小梨,你们赶紧跟爸爸走!有危险!”

“去哪里啊?有什么危险?”

“现在来不及解释!只要离开邺城,去哪里都好,走得越远越好!”

秋棠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窗外的雷声和梦境里的滂沱大雨似乎粘结在一起,秋棠被困在梦魇里,脸色也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快,快跑,他们追来了!”父亲的身影在梦境里越发清晰,秋棠看到远处追来的车子,明晃晃的刺眼车灯照的她什么都看不清,她跟小梨一边一个紧紧攥着父亲的手,相互支撑着,拼命的往前跑。前面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秋棠气喘吁吁,累得几乎瘫倒。可追来的车子没有丝毫停歇的往前冲,千钧一发之际,父亲突然松开秋棠的手,将她狠狠推倒一旁。

“姐!”

吱!砰……

秋棠狠狠摔进路沿的草丛里,可下一秒听到巨大的刹车声,一回头,只见父亲跟妹妹双双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已经掺杂进雨水里,狰狞可怖。

“爸!小梨!”

秋棠尖叫着爬起来,猛往那边跑了几步,却眼睁睁看着肇事车子离开。

嗡……

“爸,小梨……小梨!”秋棠咕哝着醒来,腾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瞳孔放大,眼睛无焦距的睁着,大口大口呼着气。

咔嚓……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秋棠吓得身子一缩,定了定神,就这么蜷缩着坐在了床上。事发已经过去将近四年,每每梦到,还是惊出一身冷汗。迄今为止,秋棠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父亲要选择跟秋梨一起去送死……

用力窝了窝身子,秋棠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一动不动。她是感激父亲的,父亲为了救她变成现在的样子,所以,即使每天都要靠昂贵的药物来延续生命,即使医生说她父亲能醒来会是个奇迹,她也万万不会放弃的。

所以,选择跟权司墨结婚,选择将自己手中的股权交出去,不仅解决了父亲和小梨的药费问题,还给自己找到了庇护,怎么想,都划算得很。

邺城迎来雨季,电闪雷鸣到清晨,这场雨才算完。秋棠一夜没有睡好,早早的起床冲了个澡,想着自己那辆破旧的代步车已经彻底报废,拎着包包去赶地铁了。

“秋棠姐,你可来了。”秋棠挎着她那限量款的名牌包包走进办公室,一进门就被于景雯拉住。

“怎么了?”秋棠皱眉。挤地铁时的黏腻感还未消散,秋棠感觉呼吸困难。

“大事不好了!”于景雯一脸惊恐的表情,“广告部的艾琳又要兴风作浪,把秋棠姐你下半月刊物的专访稿给撤下来了。”

秋棠挑了挑眉,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走到自己办公桌前,语气波澜不兴,“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撤下来就撤下来吧,少发点奖金就是了。”

“秋棠姐,你真大度!”于景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秋棠,又忿忿道:“咱们编辑部的人都替你不值呢!她这样欺负秋棠姐,撤稿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秋棠姐你就不生气?要是我,早被气出病来了!”

秋棠一笑,将自己的包包拎起来,拿在于景雯面前晃了晃,“景雯你看这是什么。”

“包包!”于景雯眨眨眼,看着自己存两年工资都买不上包包,激动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哎,对了。”秋棠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道:“俗话说,‘包’治百病,你也去买个包包,保证你一整天神清气爽,谁气也不生病。”

“包治百病?”于景雯皱了皱眉,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脸一拉,委屈道:“秋棠姐,你欺负我!”

“哈哈……乖景雯,秋棠姐怎么舍得欺负你呢!我说的是实话啊!”秋棠笑着捏了捏景雯的脸。暗想,如果站在她面前的人是秋梨,那就更好了。

艾琳从办公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姐妹情深的画面,冷哼一声,拿着稿子往秋棠这边走来,“哟,秋棠大小姐又在炫耀自己新买的包包吗?”

听到冷嘲热讽的声音,秋棠放开于景雯的脸,转过身明媚的笑了一下,举着包包给艾琳看,“刚刚从国外空运来的,怎么样,好看吗?艾琳你上次不是也说看好了这一款,怎么没买吗?我还想着我们两个弄一个姐妹款。”

第3章 据说他结婚了

艾琳眼睛一眯,没有回话,只‘啪’的一下子将秋棠的稿子摔到办公桌上,“稿子不合格,重写的话我会考虑继续用。还有,发我一份电子版。”说完,踩着高跟鞋蹬蹬离开。

于景雯在艾琳身后又是做鬼脸又是吐舌头,小声道:“还不是自己没买到,嫉妒就直说,每次都拿工作上的事来为难秋棠姐,她以为她是谁啊,审稿子的事还轮得到她?”

秋棠看着于景雯笑了笑,“你倒是什么话都敢说,让她听见,小心炒你鱿鱼。”

“炒就炒,她炒了我,我就跟着秋棠姐混。”于景雯一把拉住秋棠的胳膊,晃来晃去,羡慕道:“秋棠姐,不然我真的跟着你混好了,你看你一周换一个包包,还是限量款的,浑身上下充满着尊贵的气质,秋棠姐,你怎么这么有钱?”

秋棠冲于景雯眨眨眼,“找个有钱的老公。”

“对哦,这倒是个好办法,秋棠姐你……”于景雯说着说着又察觉到不对,“秋棠姐,你又耍我,你又没有老公,干嘛让我找。”

“我有老公哦!”秋棠冲于景雯坏坏的笑着。

“哼,秋棠姐,你又骗人!不理你了!”于景雯嘟着嘴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换来秋棠毫不客气的大笑。景雯的性格跟她们家小梨真的好像,秋棠每次看景雯,眼神都似乎越过她看到另一个人……

叹息一声,秋棠也坐到办公桌前。想到刚刚‘老公’的话题,暗叹,她跟权司墨是真的结婚了啊,不过说出来,也没人会信吧?谁让他们保密工作做的好呢?

活动了下身子,秋棠刚要拿出笔来修改稿子,想起艾琳的话,还是打开了电脑。她还是喜欢用手执笔在纸张上写稿子,虽然有些费劲,可这已然成为她的习惯。就像权司墨成了她的习惯,那种丢不掉又断不开的感觉,真让人气恼……

改了半上午的稿子,临近下班时又被通知去开会,秋棠拿着自己的笔记本,跟着众人往会议室走。

会议室里只有一束灯光投在大屏幕上,秋棠坐在昏暗的角落里昏昏欲睡。昨天因为大雨和噩梦半宿没睡,实在是太困了……

“我们《时尚先生》杂志又到了每年一季的‘商务专访季’,我们广告部已经确定好了几位人选。”艾琳站在屏幕前,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随着幻灯片的切换,她同时开口,“第一人选,SG总裁权司墨。”

哒——

秋棠手中的笔一下子落到地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吸引了周围几个人的目光。艾琳朝秋棠看了一眼,又冷笑着收回视线来,继续说道:“由墨总作为封面人物的话,我们杂志的销售量绝对会节节攀高……”

秋棠自动屏蔽艾琳接下来说的话,只是眼神盯着大屏幕上权司墨的照片,睡意全无。采访权司墨?这活儿可不好干。

“如果杂志要请到权司墨的话,我第一个报名去采访!”

“去去去,哪里轮得到你啊!我才是第一个报名的!”

“话说墨总好帅啊,不知道真人怎么样。”

午饭时间,秋棠跟几个编辑部的同事一起吃着饭,听他们在聊上午开会的事,忍不住插一句嘴笑道:“也许现实生活中,墨总是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呢,毕竟现在拍照技术这么先进,是吧?万一到时候梦想破灭就不好了。”

“咦……”于景雯咬着筷子皱了皱眉,一脸嫌弃的模样,“不会吧?墨总可是被评为邺城黄金单身汉首位的啊,据说跟市长千金还有些关系,应该不至于满脸麻子吧?”

“就是,别瞎猜。”唐米也道:“秋棠你见过墨总吗?”

“我?”秋棠喝了口汤,嘴角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当然没有。”

“那不就得了。”说完,唐米神秘兮兮的凑近几个人,悄声说道:“不过啊,墨总是不是单身汉就不好说了。”

“什么意思?!”吴晶晶捂住嘴巴,拍了唐米一下,“不是单身汉?”

“据说墨总早就结婚了。”唐米一副掌握了天大秘密的样子。

“结婚?!”于景雯惊呼一声。

“咳咳……”秋棠一下子被米饭呛到,脸色憋的通红。

“秋棠姐你怎么了啊?”于景雯连忙替秋棠顺着后背,秋棠顺势找了个台阶下,嗔怪着说道:“还不是怪你,吼那么大声,几乎要把我吓死了!人家结婚,关你什么事啊!”

于景雯扁了扁嘴,“人家只是太吃惊了啦!”

“是啊,太让人吃惊了。”吴晶晶忍不住感叹,“墨总结婚的消息,你从哪里听说的?”

“有女人就有八卦,我也忘了在哪里听说的了。”唐米耸耸肩。

秋棠安抚了下于景雯开始吃饭,于景雯却忍不住又问道:“如果真的结婚了,为什么要瞒着呢?”

“隐婚你没听说过啊?”唐米啧啧摇头,“我们杂志上次采访的那个男明星不就是隐婚,前几天被爆出孩子都有了……大概就是想让你们一群小姑娘继续喜欢他吧?”

“那做他老婆岂不是很惨?”于景雯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做什么都要藏着掖着,明明睡了全世界女人都想睡的男人,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太不爽了!”

秋棠先是暗暗点头,听到后面一句,哭笑不得,小妮子说话,简直没有遮拦。结了婚也不一定一起睡觉啊,比如说她跟权司墨。

不过,权司墨结婚的消息,应该是猜测吧?如果真的被人发现,那她秋棠就会被以为违反合约,违反合约就没有钱花,没有钱花还不如让她去死……

“你这话就说错了,我觉得隐婚的感觉很好啊!”吴晶晶突然眨着星星眼,遐想无限的开口,“如果是我,我绝对会暗爽,想想看,你们在哭天抢地想我老公的时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他睡在一起了,哦……完美!”

“臭不要脸的!”唐米啐了一句,笑道:“吃饭吃饭!”

“喂喂喂,等下啊,那墨总到底有没有结婚?”于景雯追问道。

“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结婚。”秋棠适时地开口。

“唔……其实我也不知道啦!可能就是以讹传讹吧!”唐米摆摆手,“结不结婚的,跟我也没多大关系,还是吃饭实在。”

秋棠摸摸鼻子,她没听到一点风声,八成是谁胡说的,搞得她都有些神经兮兮了。

第4章 去山上看奶奶

SG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

叩叩叩——

“进。”办公室里传来一道沉稳的男声,权司墨正处理这几天遗留的文件,助手肖靖却推门而进,手中拿着一部还在叫嚣的手机,“墨总,林小姐的电话。”

“恩。”权司墨不紧不慢的签好自己的名字,这才抬起头,狭长的鹰眸微微眯了一下,伸手接过电话的同时开口,“你先出去吧!”

“是。”肖靖点点头,退了几步后才转身,轻轻替权司墨带上门。

修长的手指轻轻划开电话,权司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喜怒,“喂?”

“司墨啊!”电话那头是林语萌甜甜的声音,“忙不忙啊?我听说你昨天刚回邺城就马不停蹄去了公司,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恩。”权司墨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还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林语萌嘟嘴撒娇。

“我很忙,没事不会再接你电话,挂了。”

“等等!等等!我有事!我有事!”林语萌连忙焦急地开口,说道:“我有事找你的!”

“恩。”

得到权司墨的回应,林语萌松了口气,道:“听说有个杂志社要采访你,你能不能……”

“采访我?我怎么不知道。”权司墨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问道。

“唔,我是听我朋友说的,她是杂志社的……反正就是有采访你的想法啦!”林语萌说了几句后又将话题扯回来,“采访的时候,能不能对媒体透露一下我们的事啊?”

“我们的事?我们什么事?”权司墨眼皮都没抬,“我接不接受采访还是未知。”

“我今年二十六岁,也该结婚了,你知道,我爸一直看好你的。你稍微透露一下我们的关系,也未尝不可啊!”林语萌说的一脸幸福又骄傲,她是市长千金,在邺城,恐怕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做权太太了;而权司墨这么优秀,没人比他更适合做市长大人的女婿了。

“林小姐,我们两个现在只是朋友,谈婚论嫁为时尚早。”权司墨将笔放下,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而且我现在没有结婚的想法。”

林语萌就知道权司墨会这么说,刚刚的提议,只是她大胆的一个想法而已,果然没有任何胜算。

“那你今晚有空吗?我们一起吃饭。”林语萌又道,自然的转换了话题。

“今晚没空。”权司墨沉了沉声音。

“你要干什么?”

“家里人一起吃顿饭。”

“那我能去吗?”林语萌满心期待的开口问道。

“这种场合,林小姐不方便去。”

“……那好吧。”林语萌虽说主动了点,可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她的自尊心比什么都来的更强一些。权司墨再三拒绝,她也绝不会再追着不放。

权司墨刚要挂断电话,想到什么,问道:“不知道刚刚林小姐说的,要采访我的是哪家杂志社。”

“娱乐杂志社旗下,《娱乐先生》。”说完,林语萌又补充道:“还有,下次直接叫我名字,不许再叫林小姐。”

权司墨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只是脑海中划过秋棠明艳的笑容。

挂断电话,权司墨拿着手机给秋棠发了个短信——“今晚去奶奶家吃饭。”

秋棠收到短信时,艾琳正在细数种种邀请权司墨来采访的好处,而秋棠轻快的手机震动声让艾琳感觉头顶被浇了一盆冷水,她皮笑肉不笑的开口,“编辑部的秋棠小姐,似乎对我的提议有什么不满?”

“没有没有。”秋棠圆滑的开口,“有一条垃圾短信,来的不是时候,我这就删了。”一边说着,却一边划开短信,飞快的给权司墨回了一个‘好’字。

“既然没什么不满,那采访的事,就交给秋棠了。”艾琳忍着怒气笑了一下,眼中的愤恨却是怎么也挡不住的。

从会议室出来,秋棠还有些回不过神,暗自气恼。

于景雯咬着手指头一路跟着秋棠,问道:“秋棠姐,你是不是吓到了?那个艾琳也真是的,明明就是在给你出难题嘛!采访权司墨的事,她倒是分析了一大堆好处,敢情人都没请,这不就是纸上谈兵嘛!真是够讨厌了!”

“毕竟马上要出任副主编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秋棠摇摇头,反过来安慰于景雯,“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秋棠姐你也真是大度。”于景雯有些愤愤不平,“我们是编辑部,联系人这种事又不是要我们来做的。秋棠姐,怎么办,你有办法吗?”

秋棠转了转脖子,“有啊。”

“什么办法?”于景雯眼前一亮。

“唔,等明天咱们部长回来,跟她说一声就行了,她还是向着咱们的,这种活儿肯定会推掉。”秋棠明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神色,说道:“更何况,我觉得采访权司墨,不是一个好办法。我还有更好的人选。”

“谁啊?”

“呃……秘密。”秋棠笑着,说道:“今晚要去见我奶奶,我要快点收拾东西回家了,景雯你也早点回家啊!”

“秋棠姐要去吃好吃的了,真好。”

秋棠笑笑不说话,只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匆匆离开。好吃的?她可没那福气。权司墨的奶奶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坐地铁回到御唐上院,刚进小区门口,就见权司墨拉风的车子停在楼下。秋棠以为权司墨在楼上等她,绕过车要走。

“少夫人!”可刚走一步,就听见肖靖叫自己的声音。秋棠一偏头,看到车窗放下,肖靖露出脸来,“时间不早了,咱们直接走吧?”

秋棠眼神一转,走到车前,敲了敲后窗,“权司墨,你在里面?”

权司墨透过车窗看着秋棠,沉默一秒,还是打开车窗,不冷不淡的冲秋棠说道:“上车。”

“嘿嘿……”秋棠讨好的一笑,忽然将自己的包包扔进后座,“再等我五分钟,上次奶奶说要吃小黄瓜咸菜,我自己做了一点,在楼上,我去拿下来,等我啊!”

说罢匆匆往楼上跑去,不给权司墨一点说话的机会。

看着秋棠一溜烟儿不见的身影,权司墨眯了眯眼,忽的开口,“这女人是不是越来越随便了?”

肖靖掩嘴咳了咳,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干脆缄口不言。

过了没一会儿,秋棠便提着一整个保鲜盒的小咸菜下来了,上了车,说道:“可以出发了。”

肖靖从后视镜看了权司墨一眼,权司墨微微颔首,“走吧。”

“好的,墨总。”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识别继续阅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