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后科米首次公开发声:特朗普“道德上不配做总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20 00:13: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图姐


在刚刚过去的周日晚间,ABC电台播出了George Stephanopoulos对前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的访谈。科米的直言不讳都在预料之中:特朗普“道德上不配做总统”,而且俄罗斯“可能握有可以要挟特朗普的材料”


这是科米去年5月被特朗普总统炒鱿鱼后第一次公开露面,也是科米对自己即将出版发行的回忆录推销活动的先声。差不多刚好是一年前,正是特朗普总统炒科米鱿鱼这一事件,造成了穆勒(Robert S. Mueller III)被任命为调查特朗普“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继而把“通俄门”的调查一步步不断逼近自己。


Stephanopoulos对科米的访谈有近5小时之久。《华盛顿邮报》获得了整个访谈的文字资料。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该访谈的重点及重要细节有如下几个方面。



1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


科米特别谈到了一件事情的细节:特朗普总统非常在意一个说他2013年曾经在莫斯科一家酒店房间内观看妓女互相撒尿在对方身上事件的指称。科米强调特朗普曾经考虑叫科米调查此事以证明没有发生过,因为他不希望他的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相信这事是真的。科米说,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我记得我这样想:‘你的妻子怎么可能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认为你在莫斯科会与相互向对方撒尿的妓女在一起?’”他接着说,这让他相信特朗普真的这样做了。


“说实话,我从来想象不出我的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我真的不知道现任美国总统是不是2013年在莫斯科与相互向对方撒尿的妓女在一起。这是可能的,我不知道。” 科米这样说。


科米还说,同样难以置信地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还有俄国人手里可能有能够要挟特朗普的材料。



2


特朗普就像一个黑帮家族的头


这是另一个科米对Stephanopoulos详细描述的细节。他告诉Stephanopoulos特朗普是怎样对他要求忠诚,而他的要求方式及其它事情使他回忆起以前在纽约做检察官时追捕黑帮家族的日子,因为黑帮家族强调的就是对头和组织的忠诚,这是他们唯一的价值。“那就是家族,家族,家族,家族,”科米这样说。


特朗普否认曾经对科米要求过忠诚。



3


特朗普有可能妨碍司法调查


科米再次谈到了特朗普总统2017年2月14日那天与他的一个谈话内容:关于FBI正在对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进行调查,总统说“我希望你能够放弗林过关。” 特朗普总统不同意科米对这事的说法。


被Stephanopoulos问及这是否可被看成的妨碍司法调查时,科米说“可能的”。他还说,这是又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时刻:“‘这是真的吗?总统刚刚特意把司法部长赶出房间,然后要求我停止刑事调查。’天哪,这个世界越来越发疯了。”



4


特朗普上台前科米就已经有极大的担忧


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日子里,科米告诉即将离任的总统:“我对今后的4年极为担心。但是从多方面来说,我也意识到(责任和义务)所给予的极大压力,我需要呆在这个位置,要努力保护我领导的这个机构。”



5


Rosenstein难辞其咎


尽管科米主要矛头是对准特朗普总统,他同时也指责了副司法部长Rod J. Rosenstein。他说Rosenstein写那个指责科米对希拉里邮件调查的处理方式的备忘录,是一种“不光彩”的行为,并说这让他相信Rosenstein已经成为“家族的一员,我不再能信任他。”


不过科米随后还是说如果特朗普要求Rosenstein炒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鱿鱼,他不相信Rosenstein会那么做,并说这是给Rosenstein一个机会重新建立其职业信誉。



6


科米对希拉里“邮件门”的处理表示歉意


不可避免地,Stephanopoulos请科米谈他自己对希拉里“邮件门”的处理。


科米对自己在2016年7月宣布结束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而不给予任何起诉的决定表示歉意,说他现在同意他的批判者的说法,即他的言论把一些重要的事情搞浑了。


科米还花大量时间描述了他与前司法部长Loretta E. Lynch的复杂关系。FBI内部有一个俄罗斯的情报,说Lynch有可能会保护希拉里。科米说,他不相信这个说法(FBI内部人士也认为该情报最多是将信将疑的不确定),但他担心几十年后这个文件被公开时,历史学家会提出问题,而这些疑问将会有损毁司法部和FBI信誉的危险。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他才跳过Lynch,直接做出了决定并对外宣布。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当初科米在2016选举前“重启邮件门调查”的处理方式是否被自己“希拉里会赢的假设影响到”?科米的回答也是非常有意思:“一定是的。我不记得我清晰、明确地这样想,但这一定是有影响的。因为我是在一个认定了希拉里一定会赢特朗普的世界中运作的。”


看来科米内心也十分矛盾,也许背后还有内幕,但他不能讲出来,他自认为他当时是为了挽救FBI而采取的行动。在科米向国会写信称“重启邮件门调查”的三天前,特朗普的盟友鲁迪·朱利安尼已经公开预言了“FBI将有‘十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指大选前的新闻爆料会影响大选结果)’”。把这些“点”连起来,或许能看清一些脉络。


尽管对事情的处理表示了歉意,科米对自己的决定依然是好不反悔的。他在访谈中表示,让他重新再选择一次,也会公开新发现的希拉里邮件。他说,FBI必须是独立的、无党派的。只要你考虑到党派,就失去了司法的独立,就成了部落争斗。



7


不赞成弹劾总统


在整个谈话中,科米反复强调真相的重要性。这也是他即将出版的书的主旋律。


不过,特朗普总统在科米访谈即将播出的当天早上的推文就是说科米对国会撒谎了。


科米则在访谈中说“这个总统根本就没有反映出我们国家的价值观。”但他不赞成弹劾总统。他认为这样会让选民失去了直接的责任。总统还是应该由选举来替换。



从众议院议长宣布退休展望2018美国国会选举

文/李向阳

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 

上周,距离年底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众议院议长、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众议员保罗·莱恩(Paul Ryan)宣布不再参选连任,并于明年一月任期结束后退出政坛回家陪伴妻子和儿女。


这个消息对于广大民众来讲有些突然,但对于密切追踪美国政治生态发展的时事“瘾君子”来讲并不意外。早在一年前,立场偏左的MSNBC电视台上的一些节目主持人便开始猜测保罗·莱恩可能会在这个任期过后不再连任,暂别政坛。原因是特朗普的当选让保罗·莱恩在议长的位置上越来越难受,而且2018年的中期选举很可能带来民主党人海啸般地翻盘。过去半年里,民主党更是在一系列的特殊选举中接连在共和党的地盘上摧城拔寨。与同一选区的前一次选举相比,两党得票率之差发生了高达20%左右的逆转。所以目前一般舆论上认为,中期选举后众议院易手几乎成定局。


在这个背景下,保罗·莱恩的自动下课便开始了倒计时。对于众议院共和党的领头羊在选战开始前弃城而走,外界舆论和他的同僚们没有批评指责,而是表示理解同情。这个反常的现象表明,本应位高权重的议长莱恩现在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政治影响力,变成了“多余的人”。按道理讲,众议院议长在美国宪法中的地位与权力仅次于总统,高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而且在总统继承人的排名上仅次于副总统,也就是说,在总统与副总统同时发生不测时,总统的位置将自动传给众议院议长。三年前,时任议长、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约翰·博纳(John Boehner)辞职时,保罗·莱恩是党内众望所归的议长继承人。为什么三年后的今天,原本举足轻重的议长莱恩却变得可有可无了呢?


2015年10月29日,新任议长莱恩和去任议长博纳握手


一言以蔽之:“Trump happened(发生了特朗普)”。


在2016年大选之前,共和党属于是建制派的。而保罗·莱恩这位从28岁起当选的联邦众议员、形象清新、有操守、有头脑的青年才俊属于建制派内的头号“金童”,深得人心。但在2016年的选战中,建制派被特朗普及其追随者打得溃不成军,要么投诚、进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要么像保罗·莱恩一样忍气吞声地合作,少数NeverTrump(共和党内反特朗普阵营)人士反出共和党大营,投入反川联盟。然而,一年多来的合作对于非常爱惜“羽毛”的保罗·莱恩来讲非常的痛苦。一方面,作为一名虔诚和坚定的美国传统价值的信仰者,他对特朗普这样一个不讲道德操守、凡事以自己的面子与利益为中心、不断冲撞宪政与法治规范、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外加铺天盖地性丑闻的恶棍从内心里非常厌恶;另一方面,为了通过他认为对美国未来至关重要的预算与减税法案,他又不得不违心地为特朗普辩护甚至阿谀奉承,以换取对方的欢心与签字。如此内心煎熬,即便是铁人又能挺多久呢?


2017年2月28日,特朗普在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讲时和莱恩握手


甩掉选举包袱后,保罗·莱恩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人往往会变得非常勇敢,敢说敢当。在剩下的任期内莱恩议长会有哪些作为,笔者将拭目以待。


从选举的角度看,保罗·莱恩退出标志着共和党内仅存的建制派力量的进一步式微。2018年的选举只剩下一个主题,就是特朗普,选民要么反川、要么挺川,中间地带所剩无几。挺川派在共和党内占绝大多数,但在整个选民中无疑是少数。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靠支持者们的热情、建制派的力挺,加上希拉里的一再失误,才以少胜多,虽然输掉选民票却赢得选举团票。现在双方阵营的情势调转,民主党在反川的问题上同仇敌忾,且联合了中间及偏右的NeverTrump的力量;对面的共和党只剩挺川的基本盘仍然热情高涨,而党内建制派士气低迷。此长彼消,年底的国会选举中必然是民主党大胜的局面。用美国的政治术语讲,这将是一次wave election(浪潮选举)。


McClatchy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标题为:“民主党人预期2018将是一场浪潮选举”。图片为民主党人道格·琼斯于2017年12月12日赢得共和党大本营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特别选举。(来源:mcclatchydc.com截图)


所谓wave election,是指一方(通常是在野派)在选举中像潮水一般淹没对方的阵地,取得大面积胜利,国会议员数量大幅增加,达到国会易手的程度。它是选民之愤怒与不满的一次强烈表达,通常是对总统作为的反弹。我来美国后遇到三次这样的wave election:


1)1994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在众议院夺回54席,一举颠覆了民主党自1948年起长达46年的多数党垄断地位;


2)2006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在众议院赢回31席,参议院+5席,夺回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地位;


3)2010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在众议院+63席,夺回多数党地位;参议院+6,但仍不够多数党,一直等到2014年。


从克林顿到奥巴马,过去的三届总统每一位都遭遇反对党大胜的wave election。克林顿与奥巴马在其第一任内,小布什在第二任。其实,若不是911后美国人民给予小布什全力支持,或许他第一任内也会遭遇中期惨败。


现在轮到特朗普了。众议院再次易手几无悬念,民主党只要+25席即可赢回多数。悬念在参议院,因为在35场选举中,民主党需要捍卫26个席位,其中10个还是在2016年投给特朗普的红州与粉红州;而共和党只需要捍卫9个席位。如果是在普通年份,共和党不但可以轻松保住自己的9席,至少还可以从民主党那里拿回4-5席。但在浪潮选举之下,共和党能守住自己的席位就算不错。 我估计,如果这次的浪潮很大,民主党不但可以守住全部25席,而且可以从共和党手里夺下亚利桑那与内华达两席。然而即便如此,民主党也只能与共和党在参议院50:50平分秋色,但由于副总统此时可以投票打破僵局,所以共和党还是参议院多数党。不过,如果浪潮超大,就总会有出人意料的结果,比如说内布拉斯加也归民主党,甚至德克萨斯变色也并非不可能,要知道泰德·克鲁兹(Ted Cruz)在2012年仅以57%的得票率当选。


2月初,我认为年底众议院易手的可能为80%,参议院为20%。现在我将二者上调为90%,30%。如果两院都易手,因为弹劾总统由众议院发起,最终决定权在参议院,那么特朗普下台指日可待。如果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里,那么他可以勉强维持到任期结束。


但2020年的大选一定是2008年奥巴马当选那次总统大选的重演,民主党又将大获全胜,参议院再次拿到60个议席的超级多数。共和党面临最大的问题是选民的老化问题,越是年轻人,反特朗普和倾向民主党的比例越高。2020年的民主党优势不但会超过2012,甚至超过2008。历史到底如何演进,让我们拭目以待。


资料来源:美国华人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