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味道——胡麻油香飘四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1 13:41: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家的味道——胡麻油香飘四方

甘肃省武山县榆盘乡梁沟村,是一个家家户户缺吃少穿的穷乡僻壤,而我的家,又是这个村里最穷的人家。我的父亲在三年灾难中饿死了九个亲人,十二岁时被我的四爷陈世芳收养,1968年我的哥哥陈根生来到这个世界,招待他的是饥饿,是寒冷,是病痛,是腊月天气父母都被赶到农业社水利工地上的无奈。

现在的农民冬天在砖混平房里烤着有烟囱的块煤炉都天天喊冷,那时的婴儿包个破布片,躺在烂背斗里,母亲们大多数被生产队长连打带骂,孩子哭的声音嘶哑也不敢去看一眼,他们能不苦吗?

1972年的十一月,我把温热的身子跌落在冰天雪地里,坐月子的母亲没有生火的柴,没有做饭的面,没有烧炕做饭的亲人伺候。洋芋,包菜,糜谷面也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粗粮野菜吃不饱

农田水利天天修

大小会议凌晨续

草根刨尽没柴烧

在这样的日子里,家里偶尔来个亲戚,母亲往往跑七八家邻居借点小麦面,借点胡麻油,烙几页油饼子招待客人。客人在,我们小孩子是不敢动油饼子的,父母也总是减口待客。

我们眼巴巴的盯着油饼子,心里不停的念叨亲戚快点走啊!有些粗心的客人会光盘后走了,有些懂点礼数的客人会留点油饼渣子,給主人的孩子解解馋。

因为贫穷,所以单纯。在村里,在学校,在亲戚家,唱秦腔,耍秧歌,唱歌跳舞,练武打拳等等容易赢得他人掌声的风光活,我都不敢奢望,只能埋头读书。

好在天道酬勤,我终于能依靠书本吃一碗饱饭了。

现在,我有能力不依靠种地来谋生了。但现在的农民为了节省出到建筑工地上打工挣钱的时间,庄稼的肥料靠化学肥料,自己家的农家肥宁肯倒在垃圾堆里也不往地里送。

这不是因为农民懒,而是因为种地赔钱,农民花不起时间往地里送粪。除草也依靠除草剂,过多的使用化学肥料和农药,你到医院里看看现在的肠胃病和血液病患者有多少,它们或多或少与过量使用化肥农药有关。

为了时时刻刻告诫自己是农民的子女,不能忘记吃苦精神,也也为了能和家里人一起吃上有机健康食品,我坚持种地打粮。耕地,播种,锄草,拔胡麻,碾胡麻。

榨油,烙油饼子,把自己的快乐与汗水揉和到胡麻油的生命里程中,妈妈的味道又来了,而且比儿时的味道更甜,因为这油里有自己的汗水,希望,快乐和爱!

——西北·千云旗用心做产品

千云旗订阅号

更多原生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