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泽园的一顿出师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30 06:39: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感谢关注“联语次元”,请多多关照!^_^

作者:周永隆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那晚,和家人在海淀学院路的丰泽园饭庄分号吃了一顿饭。这是我这辈子第二次进丰泽园,能够再次品尝到他们的正宗鲁菜,这让我很是兴奋。我们点了几个传统菜肴,凉菜是芥末鸭掌、罗汉肚,热菜有干炸丸子、宫爆虾球、胶东虾油时蔬、拔丝马蹄、一份红烧狮子头、一份乌鱼蛋汤,还要了小豆凉糕和烤银丝卷等小吃。除了宫保虾球、干炸丸子外,那些丰泽园看家大菜像葱烧海参、干烧黄鱼之类都没敢点,就这样一顿简单的饭菜结账时还花了460多元。

这让我不禁想起四十多年前,我在前门外丰泽园饭庄吃过的一顿饭。1973年初,那年我刚满18岁,参加工作刚一年多,因为是熟练工种,所以仅一年学徒我就出师了。为了感谢组里的师傅们,我想这月开完支在京城找个好一些的饭馆请大家吃个饭,跟师傅们说了我的想法,没想到师傅们竞然选定了位于前门外珠市口西大街的丰泽园饭庄。既然大家选定了这儿,我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舍命陪师傅们了,花钱事小,面子丢了可是大事!
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去过丰泽园饭庄,但是我从老人们的嘴里知道那是北京数得着的鲁菜名馆,闻名京城,和翠华楼、同和居等酒楼一样,经营正宗的山东风味菜肴,民国时就是达官显贵、社会名流聚会的场所。解放以后,这里也是国家领导人经常宴请外国政要和贵宾的地方。工薪阶层和老百姓一般是光顾不起这地方的。同组的师傅们也想借这机会去丰泽园开开眼界,好好解解馋,尝尝丰泽园正宗的鲁菜大餐。
  

 我出师后,工资由19块长到了34块钱。请客的事我沒有敢告诉父母,怕他们责怪我年轻轻的不知节俭,去这样豪华的酒楼吃饭。吃饭那天,我把新开的工资全都带在了身上,长这么大我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带这么多钱请客吃饭。就这样我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生怕带的钱不够,结账时要是不够了那可真是现了“大眼”。可我已经长大成人,参加工作了,不好意思再跟家里要钱了,我把我的想法和师傅说了一声,他说不够了他来替我垫上。 

  那天傍晚6点半,我们组里一共七个人齐聚丰泽园。丰泽园饭庄确实气派,由一个老式四进院落的大宅门改装而成,店面精致,环境高雅,风格别致。那时正值文革后期,老四合院刚刚整修一新,还扩建了小楼,这在京城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酒楼。而且鲁菜又是八大菜系之首,据说丰泽园的招牌菜葱烧海参、宫保虾球、干炸丸子、油焖大虾等菜肴名扬京城。还有烤银丝卷、考馒头等特色主食。京城素有“吃了风泽园,卤菜都尝遍”的说法,在烹调手艺上,擅长爆、炒、烧、炸、扒、溜、蒸等做法。而且丰泽园历来名厨汇聚,菜样繁多,技压京城,丰泽二字象征菜品丰饶,味道润泽之意。

 我们都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进这么豪华的的酒楼,跑堂的师傅听说我们要吃一桌出师宴,就把我们领到后面的一个大单间里,在一个大大的圆桌边坐好,然后把菜谱拿给我们点菜,看着那本精致的菜谱,大家都凑过去看,可翻来翻去谁都不知道点什么菜好,也不知道吃什么菜对自己的口味,那个窘迫劲儿,真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整个一窝土包子进城,集体露怯。好在在跑堂师傅见多了这种场面,经验丰富,十分老道的给我们解了围,他建议我们干脆来个包桌比较好,所有经典菜几乎都含在里边了。大家一听都说这主意不错,也乐得就此下个台阶儿,省得尴尬,干脆由人家包办算了。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送来一瓶白酒和两盒锡包大前门烟,放在了大圆桌面正中,敢情这包桌还包括烟酒,那瓶酒是什么牌子我记不清了,反正是一瓶好酒,好像是汾酒、泸州老窖之类的名酒。又过了一会儿,一道道菜肴开始端上了桌,凉菜有罗汉肚、水晶肘、盐水鸭、老醋蛰头、冰糖蜜枣、凉拌时蔬,热菜是干炸丸子、葱烧海参、干烧黄鱼、九转肥肠、酱爆核桃仁鸡丁、鲍汁三菇、丶香菇菜心,最后一道是油焖大虾和乌鱼蛋汤。
我们师徒几个人都被眼前的精美菜肴惊呆了,长这么大,谁都没有吃过这样的饕餮大餐,十人桌的大圆桌面摆满了丰盛的菜肴。于是师傅们打开那瓶美酒,这场出师宴会就算开始了,哥几个斟满酒杯,大家站起身,没有什么过多的客套,简单的说了几句祝贺我出师的话之后,开场白就结束了。组里的师傅徒弟们早已控制不住自己肚子里的馋虫,放下了脸上的客套和虚荣,抄起筷子,抡开了腮帮子,可劲儿的大吃起来,那情景就像久旱干裂的大地突然下了场及时雨一样的痛快淋漓,又像打了几十年的光棍儿娶了一位漂亮媳妇一样的乐开了花。

也难怪,70年代初还处在文革时期,大家能每天吃上一顿饱饭已属不易,就连四五十岁的老师傅那时也就挣个五六十块钱,一个人养活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哪有一点儿多余的钱下馆子吃喝。我的老爸老妈活这么大岁数,也没见他们下过一次馆子,所以那时候下顿饭馆儿,对于普通百姓人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师傅徒弟们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最后上来的是油焖大虾,焦黄酥脆,个大体肥,竟有一拃多长,味道十分的鲜美,不愧是京城出了名的大酒楼做出的菜品,所有的菜肴几乎无一不是色、香、味、形俱佳,而且全都出自名厨之手。大家一边吃一边不住的感叹,竖起大拇指的夸赞说:“今天没有白来,吃了这顿饭算是这辈子没有白活”。                 
 大伙儿边吃边喝边聊儿,一大圆桌面儿的菜经过七个人的战斗洗礼吃的是盆干碗净,个个吃了个肚歪儿。酒足饭饱,一看表都9点多了,这才意犹未尽的站起身准备回家。
跑堂师傅这时送来账单,一看价钱我乐啦,提着的心总算放到了肚子里,“27块5毛”,我冲着我的师傅挤了挤眼,让他放心,老天爷该着让我露脸,这帐钱我不但付得起,而且还能剩下六、七块钱。心里虽然有些心疼那将近一个月的工资但又觉得很幸运,请大家吃了这么露脸的一顿饭,总算在众位师傅和徒弟们面前没丢面子,所以当着组里师傅们的面儿,大大方方的把三张十元的大票递给跑堂师傅结了帐,和大家道别后,骑车回了家。
 那个月我用剩下的六块多钱艰难的生活了后面的20多天,我不敢也不好意思再跟家里要钱,老妈知道我的大手大脚肯定得数落我一顿,那是我成年后第一次花那么多钱请大家吃的一顿饭。那时的钱确实很值钱,二十多块钱吃了京城有名的大饭庄包间里的一顿包桌大席,放到现在,这顿饭没有个两三千块恐怕收不了场。

这么多年过去,那顿饭至今让我难忘,也让我人生有了一次在朋友们面前吹牛的资本。当几十年后我再次光顾丰泽园,想再追忆一下年轻时的那种风光,也可能因为怀旧的心理,感觉如今菜品的味道远赶不上当年那些名厨的手艺,菜单上的价码更是今非昔比,40多年前那顿大餐花的27块五毛钱,现在连盘最便宜的凉菜都买不下来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