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鲜喽!过鲜喽!”你可听过这一声喊叫?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4 16:03: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过鲜”

两字听起来有些陌生,年轻人尤其如此,可对于上了年纪的舟山抲鱼人、撑船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渔民把从洋地抲上来的铮骨斯亮、透骨新鲜的大小黄鱼、带鱼、乌贼等各种鲜鱼卖给冰鲜船叫“过鲜”。



过鲜生意历史悠久,从何而起恐难考证,但从史载档案来看,其规模最大的当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当时渔业生产走上了机械化快车道,渔船还用上了鱼群探测仪。专营过鲜的舟山水产供销公司和各县水产供销公司的大小冰鲜船有100多艘。到了旺汛季节,海运、航运公司的运输船,甚至一些农业大队搞副业的运输船都会加入过鲜队伍。照片上就是舟山十五号船在洋地上过鲜的情景。


渔船抲鱼南到大陈渔场,北到吕泗渔场,还有些年头两头延伸,南到福建,北至山东。渔船抲鱼到哪里,冰鲜船紧跟到哪里。过鲜地点从近到远,不一而定,近的沈家门港、乌沙门、白沙港、凉湖、普陀山、葫芦、梁横、南韭山,稍远的东极、嵊山、石浦,再远的就是大陈、吕泗洋。


用来过鲜的冰鲜船主桅、灯桅或收购鱼货的专用旗杆上挂着收购旗,旗帜印着收购船的代号,夜间架在桅杆与驾驶台两头之间的横梁上,亮着一排收购灯,驾驶台上方玻璃框灯映着船名,等候渔船的到来。


随着“过鲜喽”“过鲜喽”的喊叫声,渔船伙计接过冰鲜船抛过来的后缆绳套在后把柱上,冰鲜船伙计接过渔民伙计抛过来的缆绳套在头把柱上,前后缆头系紧,准备过鲜了。



过鲜开始,业务员拿出称鱼的长杆大称;司账员拿出算盘,记账码字;舱面上的人马揭开舱板,跳进舱里,开始掏冰,为撒冰做准备。


冰鲜船桅杆上两根柪杆呈八字形,像鸟儿的翅膀。桅杆和柪杆上的钩头穿连着吊绳,绳的下头结两个鱼钩,系一个拉绳。


渔船伙计用鱼钯,把舱内鲜鱼装到鱼篰篮里,两个人将鱼吊到舱板上,另一人拉柪杆,并用鱼篰钩扎到鱼篰篮的耳朵绳后,冰鲜船那边卷滚桶的将鱼卷起来,一篰篮鱼像荡秋千一样滑向冰鲜船那头。


与此同时,渔船那头一人拉着绳,用来控制鱼篰篮的速度和稳定位置,冰鲜船那边的人两手扶住鱼钩绳,将其准确稳妥地放到舱板上,滑出两只鱼钩。去时空篰篮,来时一篰满满的鱼,一往一来,穿梭不息。



称鱼之前,冰鲜船的业务员和渔船上负责过鲜的人马就鱼货的规格共同进行测算。这是因为抲上来的鱼有大有小,品种也不止一种。渔民也没工夫去把舱内的鱼都分拣成统一规格。两船人员只能毛估估协商定夺。具体的方法大都采用将两三篰鱼倒在舱板上,拣开不同品种规格鱼货,然后称重,再计算不同规格鱼货的比例,双方都认可后,整船的鱼货就这样结算了。


当抬称人员抬起一篰篮鱼货时,司称员将秤砣在称杆上一滑,眼睛一瞟,再稍微调整一下秤砣位置,“橹前大黄鱼85斤”“橹后大黄鱼86斤”司称员大声地报给司帐员一篰篮鱼货的船位、规格、鱼名、斤量。靠在冰鲜船左舷的渔船叫橹前,靠在右舷的叫橹后,这个叫法是根据木帆船摇橹方向而确定的。



舱面上的水手将冰鲜船舱板上称好的鱼倒进鱼舱内,舱里的人用铁锹铲起满满的一锹冰,双手撒开优美的弧度,将冰均匀地撒在鱼面上。鱼不停倒,冰不断撒,一层鱼,一层冰,舱内的鱼慢慢地堆积起来。


坐在司帐间或船舱边的司帐员,一边快速地记着司称员报来的数字,一边“噼里啪啦”打着算盘,核算着一张张码子上的数量。看码子的渔民伙计在一旁,一边看记得是否准确,一边心里算着码子帐。


待司帐员一算出一张码单数量时,他肚里也算出了鱼货的数量。渔船里鱼都出完,过鲜结束,司帐员汇总码子里的数量,算出鱼货数,开出水票(结账单),一份留底,一份交渔民老大。有时橹前、橹后两船同时过鲜,司帐员来不及汇总和开水票,就将码子交给渔民老大,由他们到水产公司财会室结算。



一船过鲜结束,解缆让船,第二船再接上。五六十吨的冰鲜船半天至一天就鱼货满舱了,而超出一百吨的就要多一些时间了,有时过鲜断断续续,需要几天才收足鱼货。


一些渔船老大在洋地上会寻找自己比较熟悉、关系融洽的冰鲜船过鲜。渔船老大或其它人马跳到冰鲜船那里,与他们叙旧、聊天。冰鲜船员拿出从上海、宁波购买来的日常生活用品送给渔船老大们,渔船老大们则拿风鳗、呛蟹等多种花色鱼货或鱼鲞回赠。



抲鱼一年又一年,一汛又一汛,一风又一风,过鲜一次又一次。过鲜,不仅仅是鱼货交易,更是两船的情谊交流和延续。

 

内容源自普陀档案局

责任编辑:何伊伲

我要推荐
转发到